捍衛粵語,別讓流行曲消失在電視劇裡

圖:動畫《學園孤島》

中港矛盾下,捍衛粵語成為其中一個力拒香港赤化的戰場。不過只要細心回想一下,其實從殖民地時代開始,粵語雖為母語在生活上廣泛使用,但社會仍以英語為尊,只不過回歸後,為了投機大中國商機處處,討好來香港揮金如土的自由行,所以由人人爭住學英文變成不能不學普通話而已。

其實粵語雖然是母語,但在香港人心目中一直都是二奶。

觀察一種語言受重視的程度,最容易的地方不是文學、也不是教育,是通俗的娛樂。電視和流行曲,是普羅大眾每天都接觸得到的娛樂,兩者對於本土文化與及語言,都有極大的影響。香港粵語流行曲在70至80年代處於顛峰時期,實因於早年1967 年社會動亂、70年代相繼發生的災害和經濟危機,在社會復元後港人身分認同感大大提升,形成了強烈的本土意識。而英國政府為了修補暴動後的社會危機,也努力營造出一種「非政治化的本土意識」出來。當年歌神許冠傑將大量粵語入詞,以反映社會現實、諷刺時弊為歌,唱出一首又一首膾炙人口的作品,開創粵語流行曲的潮流,配合當年的電視劇熱潮,兩者相輔相乘,造就了香港本土娛樂文化最輝煌的年代。

如今,香港人當中,撇除反抗大陸入侵香港的「政治化本土意識」,有幾多人真心覺得粵語是重要的?覺得粵語不只是一種方言?覺得能說廣東話是值得自豪的一件事?

語言、流行曲、電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現在的香港,不是沒有粵語流行曲,不是沒有粵語電視劇,但是為什麼就沒辦法像當年一樣成為一股家傳戶曉的潮流呢?

讓我們看一下日本的是怎樣的。

上季由中谷美紀主演的一套日劇《我不是無法結婚,只是不想結》完美示範了如何將一些經典的日本流行曲融入電視劇中:隨著劇情發展,每一集都會插入一段女主角和德井義實高中時代的回憶,而回憶片段的插曲大部分使用了90年代初的經典名曲。這小小的心思受到觀眾一致好評,後來懷著期待下一集的曲目是什麼的心情去追劇的人相信不在少數,我也是其中一人。

捍衛粵語,別讓流行曲消失在電視劇裡插曲的歌詞是特意找跟回憶片段一致內容的吧!度身訂做一樣!(圖:日劇《我不是無法結婚,只是不想結》)

在 Youtube 上有人把日劇《我不是無法結婚,只是不想結》第1話至第10站的插曲做成 Playlist。

再舉一例,本季一套很受注目的漫畫改篇動畫《RELife》,故事講述27歲的主人公受邀參加一個「人生重來」的實驗計劃,吃了特製的藥後能變回高中生的外貌,回到高三生活一年。動畫的片尾曲以主角自行錄製的MD形式,每集播放一首2000年前後的受歡迎流行曲,聽著聽著,回想起中學時代還不懂日語的自己,拼命節省零用,搶在CD發賣首日衝到信和買初回特別版的日子。

捍衛粵語,別讓流行曲消失在電視劇裡

 圖:動畫《ReLIFE》海報

日本示範了在劇本、故事以外,如何將作品再升華,巧妙利用了樂曲,毫無違和地,勾起觀眾的集體回憶以及情懷,以現實的歌與虛構的情節融合,令觀眾對劇中的情節產生更大的共嗚。虛實交錯,是日劇作品令人百看不厭的殺手鐧。

流行曲是一種語言的體現。不重視,就是不重視自己的語言。為什麼我們現在對於流行曲的熱情減退了這麼多呢?當然香港的問題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歸納出來,但「一台獨大」,還有「潛意識歧視粵語的香港觀眾」,就肯定是原因的一部分。

首先,電視台與唱片界割蓆。使電視劇的主題曲缺少了有質素的作品,以及巨星的歌曲支持,而流行曲,也喪失了入屋的,每晚在電視播放的機會。於是,再沒有膾炙人口的歌曲和劇集。協同效應失效。

第二,電視台的劇集鮮有以舊的粵語流行曲作劇中的插曲,如果在劇中的重要場景配上合適廣東歌插曲,會使觀眾對歌曲留下深刻印象,亦正如我舉的日劇例子,整劇的水準和風評必定能有所提升。事實上撇除電視台和唱片界分家的原因不談,香港電視劇其實一直都很少以廣東歌作為插曲,反而以外語歌的情況比較普遍。觀眾崇洋的心態在殖民地時代以至回歸後的現在,一直沒變。用外語歌的話,劇的格調好像就變高了。為了迎合大眾的口味,製作者又怎麼會用廣東歌呢?

第三,貪新棄舊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之一。以舊廣東歌加到劇中作插曲甚至是主題曲,在香港哪有可能?試試在愛情電視劇中播《愛在深秋》,不被人叫老土怪才怪!其實舊的作品無論在曲或詞方面,都有很高的水平,如能好好配合運用到劇作中,可是非常精彩的!除了以上舉過《我不是無法結婚,是不想結》的例子外,讓我再舉一些日本把舊歌用到新作的例子:

2003年木村拓哉主演的《GOOD LUCK》用了1980年山下達郎的「Ride on time」做主題曲;2007年《求婚大作戰》的插曲是2001年MONGOL800的「小さな恋のうた」;1992年《壯志驕陽》的主題曲是1981年濱田省吾的「悲しみは雪のように」;2011年動畫《未聞花名》的片尾曲是2001年ZONE的「secret base ~君がくれたもの~」;2007年的動畫電影《秒速5厘米》的主題曲是山崎將義1996年的「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日劇《求婚大作戰》的片段,第2話,第8話,第10話均使用了MONGOL800的「小さな恋のうた」作為插曲。

電影《秒速5厘米》主題曲,山崎將義1996年的「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動畫監督新海誠認為這首歌很符合電影劇情而採用,老實說你說這電影反過來是為了這首歌而拍的我也相信。

日本的電視劇、電影、動畫,都經常把日文舊歌用到新作中,其實這是一種流行文化的傳承,也是對自己語言的一種肯定。

香港大台的編劇在劇作上的創意與及方向上都已經偏離了群眾;為求方便會「抄考」外國劇集的題材。劇本故事不再貼近社會現實,處境劇不再諷刺時弊變維穩機器,如此「離地」,又豈能再次引起觀眾共嗚呢?

電視劇的質素每況愈下,粵語流行曲逐漸不被重視,唇亡齒寒,要是粵語娛樂漸漸變成非主流之後,粵語的語言地位一旦受到衝擊,例如政府推行一些企圖消滅粵語的政策、教育上推行普通話教學等等,就會很容易動搖粵語在香港的地位。因此要存續粵語在香港的「正室」地位,除了被動地對抗政府的種種手段、在教育及文學上的工作之外,如何推動粵語娛樂文化受到更多人甚至香港以外的人注目、喜愛,應是一步反守為攻的棋。

可是,香港只有一個大台,你不會寄望一個曾經不再替英文電影配粵音,開普通話台做普通話新聞,對本土文化、粵語除之而後快的電視台,能夠在推廣粵語文化上再有什麼作為。而且,我們須要摒棄一直以來對於粵語的劣等感,並重拾對流行曲的熱情,令所有製作者重新重視粵語流行曲的創作和傳播,並願意用到作品中,才能成為捍衛粵語和本土文化助力。

作者網誌:《貓。旅》http://nekotabi.com.hk、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nekotabi.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