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棄虛假二元 lesser evil有利有弊

在特首選舉中,民主派的不同選舉策略在陣營內部引起廣泛討論,甚至演變成對罵和撕裂。特首選舉本就是個燙手山芋,其內在缺陷是民主派容易陷入「點做都輸」的狀態。在這次的博弈當中,民主派可控的變項,就是陣營內部討論的氣候:我們切勿因為一名建制派而挫了民主派的力量,減少流於情緒的謾罵和質疑。

由政界上年11月吹風「梁振英必定連任」到林鄭月娥形勢大好,北京立場左搖右擺,但決定始終在習近平手上。在討論「長毛」(梁國雄)對選舉的影響前,我們無法避免回應兩個問題:習近平能否控制超過600張選票?如果可以,香港廣泛社會的輿論是決定的正面考慮因素之一嗎?如果不可以,北京會容許兩名建制派出現各據400票,成「開放式」懸峙局面嗎?

有朋友認為「民主300+」可扭轉棋局,未免對小圈子選舉的開放性過於樂觀。假如要說以曾俊華的民意作為一種影響習近平決定的壓力,那我不禁要問:透過支持「lesser evil」而「煲大」的民意,對香港的民主運動是好是壞?

選票傳遞的支持無法分割

「唔撐曾就等於撐林」、「唔好咁離地,撐『薯片』最務實」,這些是經不起推敲的指控。在特首選舉中,候選人須獲過半(601票)才能當選。唯一能防止林鄭當選,就只是不讓林鄭從建制800多票中取得601票;假如其餘候選人合共得低於600票,他們如何「分票」,都不礙林鄭當選。因此,我支持長毛,不會提升林鄭月娥勝出的機率,因為民主派根本不可能投票支持林鄭。

誠然,有部分民主派朋友認為支持曾俊華是權宜之計,但我們透過選票所傳遞的支持是無法分割的,你難以解釋透過一張選票支持他的教育政策,卻又反對他23條立法。在政治邏輯上,假如曾俊華得到三方全面支持,財富資源分配依舊結構性地傾斜於利益階層,民主派將陷入有理說不清的局面。假如所有民主派支持曾俊華來營造他「眾望所歸」的民意壓力,這種虛假的支持反而會使日後針對苛政的反抗更缺乏說服力、政府的專橫代價更低。

「lesser evil」是天秤 划算與否由各人衡量

北京挑卒,首要條件是政治忠誠。建制派候選人必須貫徹中共的政治任務以及鞏固本地管治階層的利益。因此,23條、8.31框架、打壓港獨,建制派都不會違反北京意願;而「官商鄉黑」、發展房屋等涉及本地利益階層「分贓」的政策,亦不會修正路徑。我們須清醒地認知曾俊華「lesser evil」的程度,不要有過分樂觀的期望。

支持曾俊華,當然有其「lesser evil」的好處,但亦會削弱未來抗爭的正當性。這是一個天秤,划算與否,交由民主派人士各自衡量。我念茲在茲的是民主運動前途,如何在政府施行暴政時有更大制衡,以及反抗時更有正當性。在權衡輕重後,我們支持長毛出選,這是一個很現實的策略。

文:羅冠聰

作者是立法會議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