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與翻盤的思考和可能

特首選舉的「跑馬仔遊戲」接近尾聲,在最後幾天的直路較量中,有些人仍努力衝刺,有些人則盡情破壞,弄得局中人「彼此也在捱」。香港繼續撕裂下去,市民日後也在捱。為此,本文集中談兩個問題:一、操控與翻盤之爭及其可能性;二、潛藏在選舉背後的意識怎樣令「一國兩制」倒退和延誤修復社會裂痕的政治契機。

現只有一條「以習近平為核心」路線

先談第一個問題,但不能抽空現實來談,必須按各種可見的迹象分析。在提名中得票落後的曾俊華表示「沒有想過輸」,即有信心翻盤。目前的形勢說明,除非出現下列一種或多種情况,他才有機會翻盤:

.在泛民「300+」的支持之外,他還要在建制派陣營中挖走200多票,才有機會取得超過600票當選,但這些建制票怎樣挖呢?按理,他在這關鍵時刻應該更積極地走訪建制陣營拉票,至少做個樣子、打打心理戰,令動搖的建制選委更動搖。但他沒有這樣做,唯一解釋是他的策略是私下努力,不想打草驚蛇,既暗訪也暗戰,儲備翻盤的子彈;又或者有其他人在背後替他拉票,不得而知。

.有人替曾俊華在官方內部發功,增加他翻盤的機會。不過,這些必須是「有牙力」的人,而不是民意(這確是令人氣憤和可悲之處)。按眼前現實可見,北京不願曾俊華當選,如果希望北京內部鬥爭而出現令人意外的結果,也許只是停留在「希望」而已。現在只有一條「以習近平為核心」的路線,並沒有另一股可挑戰他的力量,不滿的意見不能形成反對的力量。除非北京在此關鍵時刻下令轉向支持曾俊華,否則翻盤仍然只是一種希望。

.好,即使北京忽然轉向支持曾俊華,但一眾建制派的選委在這關鍵時刻如何接收這個信號?在中國的政治文化裏,除非有代表性的權威人士直接向他們「宣旨」,否則他們多數只會根據最後收到的指示或精神辦事,那就是挺林鄭月娥。這種政治生態就像一艘高速前行的船,忽然要它轉向或停駛,但它的餘力仍會前行,不像汽車那樣可以即時煞車或「掟彎」倒後。這種轉向的迹象現在有沒有?沒有。也就是說,即使北京此刻臨時轉向,但大部分建制選委也不懂收掣,繼續低頭前衝。

.那麼,最後的翻盤機會就是有建制派選委在投暗票時「背叛上意」,靜靜地「革命」,暗中倒戈。無人能排除這個可能,但有多少建制選委會這樣做、敢這樣做呢?一些建制選委表示「上面的指示不清晰」,他們根本不知怎樣投票。試問,有多少建制選委將獨立思考地行使良心一票?不是沒有,但能否有接近300票支持曾俊華翻盤?天曉得。

筆者強調,上述言論不是挺林鄭,也不是滅曾俊華的民氣,而是想說出這類小圈子選舉的荒謬。

再談第二個問題,也是官方和泛民值得思考的問題。官方應思考3點:

(1)明眼人都看到,官方已是百分之百可以操控結果,但種種迹象顯示,官方還在擔心,甚至驚恐「出現意外、失控」。但擔心什麼?說不清楚。於是,慢慢從習近平跟曾俊華握手的自信中動搖;其後,各種傳言入耳,形成莫名的猜測。在中國的政治心態(也是常態)中,搞不清楚的懷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更可哀的是,當官方找不到真實的答案而逐漸相信了傳言之後,更會努力尋找「理據」來證明自己的猜想或懷疑是對的。於是,曾俊華「被失去」信任,尤其是當某些人士或某種力量勸他不要參選但他繼續參選之後,不信任的感覺就更強烈了。其實,這是一種君臣心態的反映,不服從就是不聽話,不聽話就是與我為敵。

香港人很難明瞭這種心態,但這卻是真正存在。可是,這種心態反而引出很多後遺症,例如盡顯人治色彩,決策可能因應忽然想到或感到的現象而改變;當中,有些東西是真確的(比如梁振英民望低迷,北京為了「管控大局」,也不讓他連任),但有些則是見風是雨。久而久之,有些建制派也感到無所適從,局中人更感到伴君如伴虎,連基本的內部信任也動搖了。

(2)今次特首選舉其實也反映北京的一些思維上的調整,相對向前行了一步。以前,北京要求特首高票當選,這樣才有威信;但這次他們也逐漸接受「贏了就是贏了」。以前,北京要求建制派候選人「君子之爭」;但如今開始接受「有限度的競爭」,只要不會出現醜聞滿天飛的情况就行了。其實,這些意見很早就提出來了,但北京過去仍然以自己的感覺為主,下死命令,增加控制,結果引起建制內部一些反彈。假如這次出現超乎想像的建制派選委倒戈,那麼北京就更應反省了。

已非有否信心和控制能力的問題

(3)跟第二點一樣,很多建議都是提出多時,但北京基於自身的考慮而棄如敝屣,以致政治和政制改革停滯不前甚至倒退。曾有建制派建議,北京只需要「守前門」(用提名委員會控制候選人名單,然後全民投票)或「守後門」(開放提名但由官方控制的選舉委員會操控選舉結果),只需守一道門,效果同樣控制。但最後官方前後門也要守,「8.31決定」還要緊得蚊蠅不入。這令人想到,已經不是有沒有信心和控制能力的問題了,而是官方處處收緊,既然有足夠控制能力,那就更不會和無需要開放政治空間。此乃癥結所在。

如何避免翻覆 將是泛民未來考驗

泛民應反省的也有兩點:

(1)這次戴耀廷發起的民間投票,反應冷淡甚至「慘淡」(目標百萬人投票,但只有數萬),是否只因為黑客入侵、場地不夠、市民疲累而變得更政治冷感等原因?在此不作詳析,但值得深思。

(2)泛民開始懂得「陣地戰」的概念(以前不少泛民人士認為參與小圈子選舉就是承認了它的合法性),如今逐漸在原則與策略之間找共同點。但如何避免方向和策略的翻覆,將是他們未來的另一種考驗了。

文:劉銳紹

作者是資深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