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不發指引 打擊港獨不力

教育局長吳克儉曾經堅持在學校任何問題都可以討論,在梁振英表示港獨在校園沒有討論餘地之後,吳克儉改口有《教育條例》已經足夠,仍然拒絕發出學校討論港獨問題的指引。既然學生必定會提出港獨的疑問,而教育局堅持不發指引,必然會導致教師無所適從,而教育局沒有打算嚴格執行教育條例,吳克儉則難以逃脫「打擊港獨不力」的責任。

在校園鼓吹港獨肯定是違反教育條例的;但如何執法?是鼓勵校長監督教師在課堂上的言論?蒐證並舉報教師?或者鼓勵學生做「二五仔」?港英政府曾經因為教師的政治傾向而吊銷教師的註冊,特區政府有這樣做過嗎?敢這樣做嗎?有準備過這樣做嗎?既然沒有,吳克儉就是拿教育條例做擋箭牌,企圖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但問題不會因為吳克儉的塞責而消失,傳媒大肆討論港獨,學生能沒有疑問嗎?有疑問問老師不是天經地義嗎?學校和老師有責任為學生解惑,無可避免要回答學生提出的疑問,但教育局又不給指引,必然會導致老師無所適從。如果老師因此塞責,或者對此支吾以對,喪失老師的尊嚴,這個責任應該由誰來負?

「教育」的傳統定義是傳道、授業、解惑。如果有教師故意弱化了教師授業和解惑的責任,而去強化「傳(港獨之)道」的角色,他們則是在鑽法例的空子(走法律罅),他們大可以說既然教育局沒有指引,就憑他們的專業精神來理解港獨。

任何社會都應該對教師予以充分的信任,但問題是香港確實有一些教師是比較激進的。他們公開或半公開支持港獨,如果沒有指引,他們也會公開或半公開在課堂上鼓吹港獨。這個責任吳克儉推得掉嗎?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