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支援SEN缺乏亮點

特首在最新的《施政報告》中,公布將於2017/18學年落實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政策,並承諾會加強照顧兒童的多元需要,實屬喜訊。不過,當細閱內容及教育局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實在缺乏亮點。究竟有特殊需要(SEN)幼兒是否能夠與一般幼兒有同等機會獲得優質教育?實在不敢樂觀。

免費幼稚園教育原是特首刻意經營的政績亮點,可惜當中的融合教育政策幾近真空。政府在中小學推行的融合教育政策可追溯至1997年,對支援SEN學童有著正面作用。幼稚園以往全屬私營,政府幾乎完全沒有津貼,因此融合教育政策並不涵蓋幼稚園實可諒解。然而,當政府在2007年以學券形式對幼兒教育進行津助,接受學券的幼稚園逐步由私營轉營至津助,而2017/18將更進一步轉換為直接資助學校。就資助方式而言,受津助幼稚園將與目前的公營中小學幾類同。幼稚園由私轉公,《施政報告》卻沒有同時公佈相應的融合教育政策。如此,又如何保證SEN幼兒能夠獲得優質教育?

在支援SEN幼兒方面,《施政報告》的主要措施為「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計劃透過非政府機構的專業團隊,為參與計劃的幼稚園提供到校支援服務,在短時間內為二千九百多位確診SEN幼兒提供康復服務,平心而論是項德政。不過,該計劃乃去年施政報告提出,並已在去年底推行,實非新猷,且計劃存有三大盲點,亦恐令成效大打折扣。

其一,計劃服務對象狹窄。計劃九成的服務名額被編配予正輪候社署康復服務的SEN幼兒,換言之,正輪候衛生署或者醫管局服務者不在此列。再者,目前最令幼稚園困擾的,是如何支援未經評估的懷疑個案。不少家長因不願接受子女有SEN問題而拒絕評估,而輪候政府評估服務的時間亦相當漫長,這些幼兒當中最多只有290個能在「試驗計劃」中直接受惠,其餘完全不會得到任何支援。

其二,學校沒有專職協調人員。「試驗計劃」的優點原是透過服務團隊與學校團隊協作,為SEN幼兒提供更佳服務。不過,政府卻沒有向學校提供額外人手。以現時的編制而言,參與的學校實在難以安排額外的人手,處理到校服務的協調工作、為SEN學童進行課程調適、協助懷疑SEN幼兒,以及推動校內融合教育工作等事宜。政府目前透過「關愛基金」資助中小學聘請「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正正反映政府亦明瞭特殊教育統籌專職化的需要。幼稚園的人手較中小學緊張,對專職人員的需求更大,然而《施政報告》對此訴求視若無睹。

雖然《施政報告》在免費幼稚園教育政策中,提出「進一步改善師生比例至1:11,以加強照顧兒童的多元需要」。可是,根據免費幼兒教育委員會去年5月發表的報告,目前非牟利幼稚園的上午平均師生比例為1:10,下午為1:8.4,已遠遠較建議的1:11優勝,所謂的改善實不知從可談起。再者,即使師生比例有所改善,亦不能保證添加的教師能拋開繁重校務,集中處理SEN學童的支援工作。從中小學的經驗可見,缺乏專職統籌人員,難以保證SEN幼兒能與一般幼兒同享優質的教育。

其三,計劃不包括識別SEN幼兒。坊間一直指「試驗計劃」旨在「滅龍」(縮短康復服務長長的輪候名單),因此並不包括識別SEN幼兒。然而,到校團隊已包括眾多專業人士,已具備識別、甚至進行正式評估的能力。他們在學校持續實地觀察,加上更容易向老師及家長搜集相關資訊,識別工作肯定事半功倍,能夠更迅速、更準確識別SEN幼兒,並及早提供康復服務。這樣的「一條龍」到校服務,相信可以補充現時支援服務割裂、輪候需時的不足。

特首在《施政報告》承諾加強支援SEN幼兒實值得嘉許,唯希望其能正視上述問題,貫徹「及早識別、即時支援」的方針,盡快推出因應措施。否則,目前的支援措施不但無法充份發揮效果,更重要的是SEN幼兒錯過黃金治療期,令幼兒及社會均嚴重受損。

文:蔡蘇淑賢(支援幼兒特殊學習需要關注聯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