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16年71遊行的觀察與前瞻

 1. 根據目測,人數較去年稍多,但平均年齡亦較高⋯⋯原因可能是今年更多新組織登場,而參與的義工亦以年輕人為主有關。

根據傳媒報導,不少新登場的年輕政團在七一當日均取得不俗的籌款成績。表面上看,上一輩出錢下一代出力的景象好像反映民主運動滿有希望,但值得注意的是,到底不同世代的參與與合作怎樣才能得到更大的果效?又,新興的年輕政團目前所做的又是否真正符合較年長的中產階級根深蒂固的「和理非非」思想?

2. 大台無人問津,不只因為思潮所致,更大的原因是警察多年的人流管制措施令參與者放棄進入維園避免被堵死。當然,不能否認,抱持不同素求的團體已習慣相約在路途中不同位置加入遊行大隊。

由於這種新常態,警方更難準確掌握遊行路線可能出現的危機,例如在鵝頸橋便出現本土派、歸英派、左翼團體及愛國團體擠在同一十字路口互相指罵的混亂局面。

3. 也許是汲取了近年多次遊行示威演變成警民衝突的教訓,亦可能是擔心年初一的旺角事件再次出現,警方今年的部署明顯加強,尤其隊頭位置,更曾出現近百警察開路的場面。

某程度上,這本屬無可厚非的必要措施,但值得關注的是個別警員在開路時的語氣態度問題。需知道傳統上七一遊行都是相對上較溫和的一群,根本不需要喝令人群重回行人道,以免發生無謂衝突。

4. 對於學生組織與社民連在遊行後的衝突,由於不在現場,只能透過網上流傳的影片進行分析。簡單一句,目前的困窘與挑戰,是社民連等行動型政團必須面對的,亦是傘後以本土派自居的新組織將要面對的。

由於透過協商取得政治共識的條件不存在,利用暴力及擬暴力行為表達政見的直接後果就是暴力界線愈來愈模糊。亦由於支持者對行動果效的要求愈來愈高,選擇用這條路線進行抗爭的政治領袖便要有被支持者逼迫、攻擊甚至唾棄的身心準備。

5. 所謂身心準備,泛指被反對者指責辱罵乃至肢體碰撞時的言行態度。儘管支持以激進手法抗爭的政團之民眾對於肢體衝突畫面的接受程度可能較高,但與此同時,他們表達不滿或憤怒的言詞或行動亦會傾向較直接。

事實上,政黨政治和街頭運動最大的相異之處,正正在於前者必須較多考慮公眾觀感及政黨本身的可持續發展。因此,基於選票考量,政黨中人或政治人物往往無法單純的唯心行事,並經常要作出折讓。

當然,有人會認為這某程度上其實是一種欺騙選民的卑劣手段,但無可否認的是,公關形象的好壞往往影響選票數字的多寡。因此,在此必須再三溫馨提示各新舊政團,民意可倚但不可靠,請大家在注意眼前路之餘,別忘了身後身。

6. 泛民內部矛盾的故事已經深入人心,再多一兩宗示例亦無關宏旨。事實上,經歷後雨傘兩年來的大小罵戰,各派支持者的取態大概成形。問題是,觀乎建制派的部署,目標明顯是低調地穩中求進。

一直以來,泛民的得分及取票關鍵都是對手犯錯,而非深耕細作拓展票源。泛本土派和年輕政團到底有何新板斧目前仍然是個謎。由近月的情況推演,未來九月立法會選舉將出現不少兄弟鬩牆的情節,但值得一提的是,對新興組織而言,最大的壓力並非來自選舉的成敗,而是如何應對一旦勝出後,支持者的過量期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