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香港

雨傘之後,年輕人躁動,對現在時局充滿悲情;2016年的旺角衝突,可視為爆發點,但更普及的是,為數不少的香港新一代,本土認同轉趨強烈。我和老友吳俊雄,多年來關注普羅百姓的本土身分,覺得七十年代孕育出來的本土香港,與今天爆發的本土意識,有同亦有異;上周在中大與學生對談,內容已由翁維愷同學撰文刊於昨天。今天我補述一下。

七八十年代的香港本土意識,充滿樂觀情緒,相信努力有回報,白手可興家,教育可脫貧,經濟主導,政治避談,經八九民運,政治多談一點,民主抗共思想有市場。但今天的新本土意識,基調是悲情,充滿抵抗情緒,恐懼香港消亡,日常生活中的廣東話、舊社區,成為救亡的對象。以前很多的本土價值,例如相信教育、市場、地產、商家、政權、政黨,現在通通不信。有趣的是,當年以中產為奮發目標,穿著入時,言談得體,足以令自己顧盼自豪;但今天,年輕人就算是中產家庭出身,也不以為傲,起碼表面上覺得不值一哂。反而仇富、呻窮來得更cool更自在。毒男毒女,粗口爛舌,理直氣壯。上一代,89年64事件,是香港本土一個里程碑,令港人反共而又認同文化中國。但往事漸遠,新一代的重大事件非佔中莫屬。兩年前,年輕人在金鐘旺角,感情投入甚深,而且普及到高中學生,從中滋生的分離情緒在這兩年進一步發酵。我是上一代熱情的本土派,完全不覺得自己不是中國人。但經歷這幾年社會變化,理智上知道與中國分離十分困難又無必要,但感情上愈來愈不想做中國人,很嚮往自治自主的可能。本土,不在於一派,更在於普及民情的逆轉。

相關文章:香港本土認同的!與?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