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鈞浩:「懷念蘇聯、親近俄羅斯」的緩衝區國家:白俄羅斯

環球旅行的第五個月,當我們從波羅的海立陶宛出來後,終於到了白俄羅斯——這個被譽為是「歐洲最後一個獨裁國家」。白俄羅斯本為蘇聯15個加盟共和國之一。1991年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後,白俄羅斯亦宣布獨立。1994年白俄舉行總統選舉,盧卡申科(Lukashenko)獲勝上台。他之後便修改憲法、推動公投、打壓反對力量等,到2015年第五次連任總統。當過去20多年東歐國家都在政治改革,經歷政黨輪替時,唯有白俄「以不變應萬變」。2017年是盧卡申科執政的第24年。

雖然白俄是一個政治上封閉的國家,但是其經濟實力與首都明斯克(Minsk)的生機超越了我的想像:超級市場及便利店的顧客非常多;市內餐廳林立,供應各國美食;「可口可樂」與Levi’s牛仔褲的宣傳相當顯眼;凌晨12點多市中心也一直有車輛行駛;商店櫥窗也佈置了聖誕節的商品,傾銷活動進行中。再看數據,根據2016年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白俄的發展指數在全球188個國家中排名52,屬「高度發展國家」。

白俄羅斯除了在政治制度上與大部分歐洲國家不一樣外,她在外交發展上亦走着不一樣的道路。蘇聯解體後,前東歐陣營——從波羅的海3國、巴爾幹半島前南斯拉夫6個共和國及高加索地區3國等,都積極進行「去蘇聯化」、「去俄羅斯」,並努力爭取加入歐盟和北約。唯獨白俄這些年來,一直沒有計劃加入歐盟和北約,甚至流露着懷緬蘇聯時代,並繼續與俄羅斯保持密切關係。

白俄的蘇聯情結

先說白俄羅斯如何懷緬蘇聯時代。當我們在格魯吉亞、愛沙尼亞等地都已經找不到列寧像時,白俄羅斯卻讓人看到蘇聯無處不在。先從國徽說起,白俄羅斯政府1995年公投後,通過取代1991至1994年剛獨立時的國徽。新國徽上的小麥穗和紅色五角星等圖案,讓人想到蘇聯時代「白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的國徽。首都市中心勝利廣場的紀念碑,紀念的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蘇聯戰勝德國的事蹟;而紀念碑旁邊立的幾個方形石碑,則是紀念戰後被蘇聯政府冊封的「英雄城市」(當中包括明斯克、基輔等)。

白俄的國慶日定在7月3日。然而這日子並非白俄政府在1991年宣布獨立的日子,而是1944年蘇聯紅軍擊敗德軍進入明斯克的一天。另外,在白俄羅斯的國家藝術館,我們也看到慶祝俄國革命100周年的展覽。這種官方意識形態是我們最近數月踏足過的其他前蘇聯國家都沒有感覺到的。凡此種種,白俄羅斯彷彿在告訴世界:「蘇聯化」、「俄羅斯化」既是白俄羅斯的前世,也縈迴着她的今生。值得一提的,是這種懷緬蘇俄的情緒,恰恰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想法一致。

再說白俄羅斯現在的國策如何向俄羅斯傾斜。首先,是語言政策。因為白俄羅斯曾為蘇聯的一部分,獨立後白俄羅斯族人口雖佔超過80%,但是使用俄羅斯語的人口卻超過70%。因此白俄羅斯政府也透過1995年的公投,把俄羅斯語定為國家第二種官方語言。本來這也是實事求是,無可厚非,但是根據我們的白俄羅斯朋友的觀察,這促使政府投入到白俄羅斯語發展的資源愈來愈少。當隨着白俄羅斯語的使用機會變得愈來愈少,地位也愈來愈受威脅。經濟貿易方面,俄羅斯是白俄羅斯最重要的貿易伙伴。2012年白俄羅斯59%的出口是到俄羅斯(歐盟只佔20%)。同時,白俄羅斯也享受着比其他歐盟國家更優惠的政策,以更便宜的價格購買俄羅斯的天然氣。

獨特於其他歐洲國家

白俄羅斯這種「懷念蘇聯、親近俄羅斯」的國策,絕對是符合白俄羅斯與俄羅斯彼此的需要。

對白俄羅斯來說,當歐美國家因為總統選舉的問題,對白俄羅斯實施制裁時,俄羅斯政府提供了這位統治20多年的總統及他的政權一份重要的「正當性」。有分析認為,只要俄羅斯願意,她亦有能力可以推翻盧卡申科的政府。因此,親近俄羅斯的國策是白俄羅斯總統的「生命線」。

對俄羅斯來說,當她周邊的歐洲(甚至高加索)國家都已經(或者在爭取的路上)加入歐盟和北約時,位處歐洲的白俄羅斯願意作為親密伙伴,雖是碩果僅存,但亦有意識形態及戰略上的意義。當白俄羅斯繼續親近俄羅斯,並對加入歐盟與北約的機會說不時,她就可以繼續扮演俄羅斯與西方世界的「緩衝區」。當「東斯拉夫三兄弟」之一烏克蘭已經靠攏歐盟北約後,白俄羅斯願意與俄羅斯「相依」對俄羅斯顯得尤為重要了。

正是這種「彼此需要」,才讓盧卡申科政府一直當政,也讓白俄羅斯政府可以周旋在歐盟與俄羅斯之間,甚至可以讓她在不同時間,以「親近一方」來抗衡另一方施予的壓力。如此的生存策略,顯得白俄羅斯與其他歐洲國家的獨特之處。

白俄羅斯政府2017年初開放了旅遊簽證政策,容許80個國家的護照持有人,免簽證逗留5天。有政府官員透露如果反應良好,不排除再擴大免簽期到10天。相信隨着旅遊政策的開放,白俄羅斯人愈來愈多接觸外國人時,他們對政府的期望應該也有改變。白俄羅斯「懷念蘇聯、親近俄羅斯」的國策說不定亦有調整的機會。若此情况真的出現,為了維護「緩衝區」,俄羅斯會不會以強硬甚至違反國際法的方式(比如類似吞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回應呢?這是國際社會需要關注的。

2017年12月24日
波蘭 克魯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