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儀:瘋狂遏抑需求 租金上揚難免

細價樓樓價升勢厲害,按樓市過往的周期觀之,當樓價最低的細價樓也炒得熾熱的時候,可能就是樓價到頂的信號。當然在目前樓宇單位供求嚴重失衡的情况下,若沒有發生如金融海嘯或類似SARS的突發事件,樓價暴跌的情况未必會重演。不過為減低市場的風險,金管局再次出招,大幅收緊細價樓的按揭成數。此招一出,細價樓市場頓時風聲鶴唳。

起樓有時,即使現屆政府拚命覓地建屋,現距樓宇供應相對充裕的狀况,至少還有五六年時間,加上低息條件持續,樓價愈升愈有,升勢終於蔓延至最後一個戰場——細價樓。說實在,四五百萬的樓宇,對一般打工仔而言,價值一點也不細,尤其對未上車的無殼一族而言,拿百多萬元首期絕非易事,但在現時私樓呎價過萬的情况下,四五百萬元的單位無法不成為「窮人恩物」。樓價價超所值,當局看在眼裏,不得不出手遏止,故金管局宣布將樓價700萬以下的自用物業最高按揭成數由七成降至六成。

重招在前,相信細價樓市道會如當年「雙辣招」出台時,交投霎時進入冰河時期,樓價升勢亦可暫時煞住,但市場上對細價樓有需求的有意置業人士,卻因按揭成數降低,樓買不成,唯有繼續租住樓宇,另一邊廂,業主們在當前超低息環境下,他們有足夠本錢將樓保留在手,改為出租單位。在供不足、需求卻甚殷的情况下,擔心未來租金可能會出現更厲害的升幅,望樓興嘆的市民,又要再勒緊一點褲頭。

特區政府時不時四出宣揚當局如何努力覓地建屋,惜地區人士處處阻撓,結果樓起不了,苦了市民。其實以現屆政府在政治上經常施硬招,不少政策都敢於硬闖,為何在這些關乎市民安居樂業的政策上,政府卻只得如家嫂般訴苦,而無迎難而上的政治力量?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