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為了高鐵我們要付出甚麼?

新任運房局長陳帆說:「高鐵帶來的社會效益,足以抵消成本。」

高鐵的成本,當然是那貴得令人咋舌的八百多億建造費,以及隨鐵附送的一地兩檢所帶來的割地、違反《基本法》和破壞一國兩制。這些論調,相信個多星期以來你都已聽到厭,甚至患上了「高鐵疲勞症」。

那麼今次我們就來談所謂的社會效益。政府一直用一個關鍵數字為高鐵宣傳:48。48分鐘就可以由西九龍直達廣州,實現一小時生活圈,配合一地兩檢,何其方便啊!快過屋企住上水返工返港島,不如,搬去廣州住吧!

世事有沒有這樣完美呢?先不論所謂的「直達廣州」其實是直達「廣州南站」——一個位處番禺市郊區、要轉乘地鐵才能到達廣州市中心的車站;每日由西九總站開出的接近二百班列車當中,只有大約7%是直達廣州南站的直通車,其餘短途班次統統要中途停站,令車程變成55至63分鐘不等。

48分鐘?倒未至於是謊言,卻只有7%的幸運兒能「尊享」。

再者,「高速鐵路」的效益,是愈長途才愈「見效」。高鐵廣深港段卻有超過八成班次是走短途,二百班車當中的四分一更是只行一個站到福田了事。既然那麼多班次需要停靠福田站,為何不因利乘便在當做一地兩檢?這樣做,便能避免目前出現的大量憲制、法律爭拗,減少社會對政府「樣樣都夾硬嚟」的壞印象,一舉兩得,非常值回票價。

有經常要回內地工作的朋友告訴我,像他那種頻頻北上的人,絕對不會在香港坐高鐵,一來票價貴、二來西九太「吊腳」,不見得方便了多少。如果要坐高鐵到內地較遠的城市,倒不如在香港坐直通巴士到深圳才轉高鐵。

政府口中的「方便快捷」,究竟是方便了誰?為了不知誰才是受益人的社會效益,而付出割地、違反《基本法》、破壞一國兩制的成本,是否就合乎比例?

這盤數,怎樣計都是赤字。身為埋單的納稅人,這次絕不能輕輕鬆鬆放過政府。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30日),原文題為〈高鐵疲勞症〉,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