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應霽:中國冇嘻哈

繼大叔的微信朋友圈一眾在為電影《無問西東》多多讚少少罵之後,緊接一輪的刷屏是對來自四川宜賓的嘻哈歌手GAI「被退賽」《歌手》節目,引起更多對「有關單位」的吐槽。

本以為喜愛Hip-hop嘻哈該是○○後的小孩們,怎知對此封殺更大的不滿是來自八○、九○後的一群「後青年」,也許是這群已經踏入社會一段日子,領受到大國崛起風光背後小民們在種種生活壓力焦慮中,飽受身心煎熬當下要付出的代價,更能明白GAI在《歌手》節目中混入嘻哈念唱的普通話版本《滄海一聲笑》歌詞中的激揚亢奮同時悲涼無奈。大叔我在朋友圈裏急急下載這現場演唱版本,恐怕再過幾分鐘,這一切「中國有嘻哈」的假象就徹底爆破幻滅了,就像那一切不想公眾聽到看到的會像煙花一剎煙消雲散,很美同時很醜陋。

這邊廂在港龍的機艙刊物《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以CHINA CALLING大國音樂崛起為題勾勒了中國內地五個城市的音樂風貌。上海從爵士重鎮轉為電音實驗場,北京始終有地下音樂基因,成都是嘻哈大本營,武漢竟然有龐克本質,至於大理,電子音樂裏混有自由民俗色彩。看來大家都很努力很得意玩得很爽的音樂局面,也就因為最近一個叫PG one的嘻哈歌手「亂搞男女關係」,歌詞中宣揚不良意識而被「上面」徹底禁制,然後是大家慣見的一棒子打死打沉,本來就叛逆反建制的嘻哈樂種怎能逃得過此劫?如果說2017是中國的嘻哈元年,2018伊始,大家還趕得及上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