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拒絕「說了算」 文:衛庭官

本文完成之日,林鄭就任特首已達百日,她的第一份施政報告也應該已發表了。

相信有部份香港人,在林鄭上台前已經對她有頗高的期望,深信她的政綱及理念能為香港帶來機遇。

當然,「好打得」不是浪得虛名。但她真的有心有力為香港帶來更好的明天嗎?鑑古知今,讓我們看看林鄭的過去,揣摸她將來為香港的前途帶來什麼樣的境況?

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記得香港曾經有個「皇后碼頭」。10年前特區政府要清拆「皇后碼頭」,民間社會發起的保「皇」運動如火如荼。「好打得」當時官拜發展局局長,身先士卒走到現場與反對者「談判」,實際卻是嘗試說服反對者。結果?當然是「好打得」「說了算」。說好的重置呢?10年下來,港珠澳大橋都建成了,「皇后碼頭」卻還是連影都沒有。

亦是10年前,「好打得」與鄉議局密斟後,容許新界原居民的男丁不用再於申請起丁屋時,作出法定聲明。鄉議局與原居民男丁,自此以為套丁沒有刑事責任。結果?11名套丁的原居民前年被控告串謀詐騙政府,鋃鐺入獄。說好不用法定聲明呢?原來一點意思也沒有。「說了算」。刑事責任依舊存在。

說起丁屋,5年前,「好打得」指要全面處理丁屋僭建問題。說好的取締僭建呢?今年選特首說自己當天的政策,今天竟然變了對手財政司長曾俊華的責任,原來因為發展局隸屬財政司。結果?鄉議局密斟拉票後,說什麼都可以溝通。「說了算」。

相反,當別人質疑教育政策失敗時,她身為政務司長,教育局乃隸屬她麾下。她竟然說,推行政治問責制就是每個政策局長要為自己局的範疇負責(但其實政務司除了統籌之外,還有其他工作嗎?)。即是隸屬政務司的政策局都不關她事,但隸屬財政司的卻要曾俊華負責。之前又說政府是一個團隊,互相支持,到了選舉就說我不同意你多年來作守財奴。總之我「說了算」。

說回「好打得」的「談判」技倆,不得不提佔領運動期間,唯一一次政府與市民(學生)的對話。當日「好打得」在枱面上說得動聽的,為香港市民成立什麼諮詢平台,廣納民意探討2017年後的政改發展等等,當然是「說了算」。什麼為香港的構思,都只是「談判」伎倆,並非真心為香港,為香港人的前途著想。

全民退保,邀請了港大榮休教授周永新研究。結果不似預期。管你是周永新還是周永康。總之又是「好打得」「說了算」。

好了,林鄭認為最重要的土地問題如何處理?她成立了一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員當然是經過她精心挑選,大部份曾經發表支持發展郊野公園的立場。研究結果?當然可以預計:「說了算」。

要研究輸入外勞?當然「說了算」。至於每日150名,每年55,000名的大陸新移民,為何不能填補勞動力?我們每年需要多少畝郊野公園來新建多少單位讓新移民居住?管他的,總之新移民配額,「說了算」。

今天推出「一地兩檢」,小修小補還可,但講明不會推倒重來。明目張膽違反基本法。又是「說了算」。

所以為何「好打得」能被欽點為特首,當然「好打得」是她的長處。要香港沒有反對聲音,要靠「好打得」「說了算」。

「說了算」即是「大石砸死蟹」。

那我們可做什麼?首先不要讓別人「砸死」。身邊很多有識之士,對於現在香港社會的情況,尤其是傘後這三年的烏煙瘴氣,有很大的無力感,都在構思他遷。

但作為良幣,絕不能被劣幣驅逐。他們的「底氣」要佔據我們的家,當然不能像「范婦人」所說,不喜歡便移民。

要每分每步都堅守我們的陣地:由堅持言論自由開始,由反對「一地兩檢」開始,由堅守司法獨立開始,由關心你的社會開始,由投票選區議員開始…

「為何要相信,這裡會有希望」?因為感動人心的時刻,在多年來總在絕望時不斷出現。有人說是奇蹟;有人相信是神蹟;亦有人相信是每個人心裡的火焰,帶來香港一次又一次的希望。要相信,只要有足夠的蟹一起舉起蟹鉗,大石也不能砸死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