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掃娥眉朝至尊

好多年前看過一部電影,印象深刻。神父在教堂宣道,提醒教友勿傳流言與是非。他打了比喻,流言像什麼?流言像袋裡的棉花,夏天來了,你把棉袋拿到室外,在露台上吹曬,你用雞毛掃拍它幾下,不小心把縫線打斷,棉花飛到袋外,被風一吹,漫天紛飛,你想統統抓回來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當時我心想:棉絮漫天紛飛亦是一種動人場景啊。此之所以謠言與是非是人之所愛,尤其在飯局裡,流言與是非像味精,明知道不該吃,卻忍不住,一吃再吃。

此或所以在報上讀到有人側寫飯局八卦,說馬某於八年前曾經親自致電時任發展局長的林鄭月娥,詢問成立張愛玲紀念館事宜,而林鄭回答,此事未有結論,因為不一定所有人同意張愛玲值得紀念云云。撰文的年輕學者道,記者事後問過林鄭,林鄭否認有此事;言下之意是,若非林鄭亂說,便是馬某亂說。

馬某當然沒有亂說,林鄭亦沒有說謊。因為,根本沒有這通電話。八年前傳出這消息時,我已輾轉澄清,馬某沒能力跟這個那個局長直接通話,更沒興趣跟這個那個局長直接通話,林鄭沒接過馬某電話,只因馬某根本沒打。有此誤傳,或因有人過於熱中推動紀念館,也高估或低估了馬某,最後想像出這麼的一通電話,嘲諷林鄭之不好文藝。林鄭與馬某,皆成了飯局故事裡的小小玄想談資。想不到的是,不管如何澄清,八年後,竟再有人提起。原來流言像冷飯菜汁,這麼值得循環再用。

我跟林鄭只見過一面。印象裡,是天星皇后之役,在碼頭旁有一場官民對話,林鄭姍姍來遲,也是照例的娥眉冷目。或許長相是如此,心再熱,仍然讓人覺得冰冷;如我長相惡,心再柔(更何況大部分時候真的不柔!),亦讓人覺得狠辣。那時候我年紀已不小,氣卻仍盛,語出不遜,以「局長你來得咁遲,係咪做官大乜晒……」為發言起始,林鄭娥眉一揚,顯然是動了氣。聞說事後她到處向人投訴,說我用粗口罵她。她是好學生,聽見個「乜」字(確只是用個「乜」字,並非代表生殖器官或動作)便覺得是不堪的粗口,殊不知,十年後,香港全城男女老幼幾乎都粗口滿嘴,「乜」已甚文雅。

十年了,由局長而司長,由司長而參選,林鄭仕途如她的娥眉,步步高陞。最後這一關,到底是「淡掃娥眉朝至尊」,抑或是「摧眉折腰事權貴」,實況未明,我們花生友,卻已看得亢奮。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