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傑成:記者與銷售角色怎可重疊

壹傳媒早前宣布作價3.2億元出售旗下多本雜誌,包括香港及台灣《壹週刊》等予商人黃浩,事件震撼香港整個新聞界。根據《蘋果日報》報道,買家黃浩接受訪問時表示,《壹週刊》的財經記者或需要兼顧銷售工作,並稱「可能佢都會負責埋某啲銷售或者marketing工作,要轉型㗎嘛」。

今年4月,將入主有線電視的永升主席邱達昌在記者招待會上說要加強經濟信息,擬調派新聞部人手以擴展財經新聞。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無論在大學教授或念財經新聞的,其實都不應該感到高興,反而要擔憂,擔心一個商人會以什麼手法來管理新聞。新聞有別於一般商業運作,新聞工作有其特別的社會責任及使命,新聞從業員也有其原則及操守,財經新聞也不能例外。但一個商人對這些責任及操守會有多少了解?又會有多少尊重呢?

記者兼任銷售 破壞報道獨立性

「財經記者兼任銷售」此言一出,不禁令人想起,現任廣播處長梁家榮於幾年前,在他剛辭去亞洲電視新聞部高級副總裁一職後,出席立法會一個委員會的特別會議,提及亞視管理層擢升一個節目主持人殷莉為首席財經記者,讓她以此名銜接觸客戶及洽談廣告生意一事。還記得梁家榮當時在會上說的一句話:「呢啲叫做記者?收錢嘅記者、『掠水』嘅記者?」可見新聞人對將新聞專業混入銷售工作,是多麼的憤怒及不齒。

財經記者要兼任銷售,即是一方面要報道一家公司的消息,另一方面要向該公司進行銷售。但如果記者發掘到關於這家公司的負面消息,例如不當的商業行為,記者可以如實報道嗎?這樣的安排只會把記者放在一個利益衝突的位置上,破壞其報道的獨立性。

近年一些財經記者轉去投資銀行或證券公司擔任股票或投資分析員,這些分析員所屬的研究部大多是在企業融資(corporate finance)部門之下,而企業融資部同時負責安排公司上市及其他銷售業務。為保持研究部的獨立及免於利益衝突,同時隸屬企業融資的分析員及銷售人員都會由不同的人擔任,不少公司更在這兩班人之間設立所謂「防火牆」(firewall),即是分析員與銷售人員不得接觸溝通,討論有關業務。一向以利益至上的投資銀行起碼在表面上也願意為此避嫌,面向公眾的傳媒機構又怎可以讓記者與銷售角色重疊呢?

保持獨立守護公義是傳媒機構靈魂

避嫌又豈止限於財經記者?有償新聞(compensated news)及在新聞節目中植入廣告,都會損害傳媒機構的公信力。試想想在新聞主播台前擺放牛奶廣告商的產品,但假若記者找到這些牛奶原來含有三聚氰胺,記者可以不受任何壓力在新聞中自由報道嗎?在通訊科技快速發展下,傳媒是要轉型的,但無論外型怎樣轉,保持獨立及守護公義才是一家傳媒機構的靈魂,也是其價值所在。

可是,有人仍然以為,財經新聞的價值在於可以吸納多少「財經名嘴」,為讀者提供準確的投資買賣貼士。但這個看法是很短視的,市面上能夠提供這些所謂貼士的媒體多的是,特別在大市上升時,坊間及網上都出現不少「牛頭角股神」、「荃灣巴菲特」等,這些人都願意無償地與人分享貼士,而他們的成績也不差。

或者,又有人以為,替一些公司做專訪或唱好其產品,用以換取這些公司的廣告或甚至實質資助,可以為傳媒機構帶來價值。這種做法就是有償新聞,比新聞前輩口中的「鱔稿」更不堪,有違新聞操守。還有,現在的讀者很聰明,也不忠誠,很容易便能夠洞悉這些包裝成新聞但實質是宣傳的報道,很快便會捨這些傳媒而去。

深入調查報道才能反映財經新聞價值

財經新聞的長遠價值來自新聞的質素。日常的股票市場概况、大市技術走勢等這些報道,其實人工智能已可以逐漸代勞。唯有深入的調查報道(investigative reporting)才能反映財經新聞的價值,才能長遠吸引讀者。之前「股壇長毛」David Webb指出有問題的上市公司、一些沽空機構例如「渾水」(Muddy Waters)揭發公司帳目涉嫌造假等,都是財經調查報道的其中一個方向。

其實,現在出身於大學財經新聞的記者,基本上都已懂得怎樣分析一家公司的招股書及年報,從中找到新聞題材。雖然這些記者沒有David Webb及那些沽空機構那麼專業,但假若傳媒機構願意給他們多一點資源及空間,要做一篇令大眾讀者明白的調查報道也不是困難的。

黃浩先生是一位精明的商人,如果這次收購《壹週刊》背後真的不涉及政治動機,純粹從一盤生意的角度出發,他應該認識到,獨立的調查報道才是《壹週刊》一直以來的生金蛋機器。從往績來看,《壹週刊》都不乏社會及經濟調查報道的人才,反而現在的問題是,黃先生是否有能耐及誠意令這些人才留下來繼續為他工作。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財經記者真的可以兼任銷售工作嗎?」)

作者是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新聞課程總監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