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輸掉一代人!

二○一四年十月,佔中風暴席捲全城,香港風雨飄搖,交通癱瘓、朋友絕交、「真普選」渺無蹤影,真仇恨卻充滿全城!

我們籌辦第一屆香港金閱獎,有些作家以「佔中」為由,講座臨時甩底,反而身體一直不太好的衍陽法師應約出席,她獲選「我最喜愛的作家」,來捧場的粉絲爆滿全場。

出家人關心世俗事,在大家都噤若寒蟬的時候,大膽以「家庭」暗喻佔中。點出佔中造成撕裂,社會受苦。有青年故意來踢館,和法師針鋒相對,想把法師拉下馬,法師不慌不忙過招,青年最後悻悻然離去。

我問法師,佔中的傷口要多久才能癒合?法師眼神中流露智慧,語調卻是悲痛的,她說:「傷口很深,起碼十年。」衍陽沒等到這一天,便在翌年因癌症復發離開了我們。

法師這句話一直銘刻在我心裏。最近發生在大學裏的港獨風波、對蔡若蓮喪子的嘲諷、中大學生會前主席周竪峰粗口罵人事件,令我又想起法師。由國教、佔中、旺角暴動,到最後以黃之鋒為首的十多人,因衝擊政總及立法會而被判入獄。但被灌「獨酒」的年輕人還未蘇醒過來……

爭取「港獨」是假的,連標語都沒署名,只敢偷偷摸摸夤夜張貼,這些人哪敢跟解放軍拚命?最多在網上用假名,爆粗罵人,或鬼祟地起人底而已。大學生作為社會精英,道德淪喪,用黑社會手段去包圍、恐嚇,代表整體社會的失敗。是父母放縱?老師爆粗?教授犯法?校長包庇?一定是家庭和學校教育出了問題,我們急於討好年輕人,結果輸掉了整整一代人!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