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之禍

特朗普悍然退出《巴黎協議》,咬牙切齒地說,協議對美國不公平,中國可以為所欲為十三年,美國卻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言下之意,是美國優先,冇美國著數的事情,即使是好,他亦不做。

他是美國總統,理論上這邏輯不算太錯。可是,問題來了:地球的利益又被他擺在哪裡?美國不是向來以「全球頭領」自居嗎?為了全球利益,為什麼他能以美國利益之名而說不做就不做、說反悔就反悔、說食言就食言?國際之間,不是有許許多多事情,有些國家可以任意做——譬如無限量地發展導彈和核試——而其他國家就不准做?兩種邏輯,兩種考慮,特朗普又如何自圓其說呢?

這裡想談的並非《巴黎協議》或全球抗暖化,而是談論特朗普的人格品質如何影響美國和國際政治。一個字:爛,是爛仔的爛。當堂堂「全球頭領」由爛仔擔當,不守信用,公然扯謊,口沒遮攔,悲哀的已非僅僅是美國而是全球。

特朗普絕對是美國史上最奇特的總統。

其一也,在於他的造型和儀態。高大卻猥瑣,魁梧卻粗鄙,活像蠻荒時代的西部惡漢,若是一齣荷李活電影,一看即知心術不正。就算不論長相,且看打扮,此公經常衣不稱身,一套又寬又垮的西裝披在身上,不像富二代,而似暴發戶,有了財富卻不懂穿著品味,嚴重地失禮美國人。

其二也,特朗普是美國史上首個公然「通敵」的總統,競選時跟俄國的暗裡勾當已極有嫌疑,當選後更常跟普京眉來眼去,簡直把普京視為幕後軍師,美國尊嚴被他踩在腳下。

其三也,他的團隊用人唯親,公然不顧利益衝突,又動輒炒下屬魷魚,公然罔顧職場倫理,經過他的四年蹂躪,白宮尊嚴會完全毁壞,「在白宮工作」變成一樁被美國老百姓瞧不起的事情,下屆總統即使換人,亦內傷甚重。

其四也,特朗普由年輕到老皆慣性扯謊,名之曰「alternative facts」,以總統身分充分顯示了粗陋的謊言技藝,對向來重視integrity的美國精神破壞力極強。美國昔日不乏說謊的總統,但對謊言總要有個比較似樣的「說法」,不會視謊言為無物,「誠實」是美國的核心價值亦是普世價值,當國家領導表演說謊,甚或由國家機器篡改國家歷史,最可怕的影響已非是歷史失真,而是國民的人格失真。

地球上某些國家騙子多如牛毛,其實正因上位者長期示範說謊和歷史長期遭受改寫。老百姓不誠實,是唯一的結果。美國尚未至此,但若繼續多幾個特朗普,必會至此。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