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轉載:劉小麗 「炮灰」的託付:給炮灰的關懷

「星期日上午那個支持小販的活動去不去?」

「好呀!」

「11點你又要去土瓜灣探訪重建戶?」我們再問。

社會的弱勢老弱傷殘議題做不完

「對呀!有重建的租戶很想我去幫手做直播,為他們向公眾講解一下他們被市建局及業主逼遷的情况。我自己去就可以,你們星期日休息下吧。」小麗想也不想,又爽快的答應。

這就是她星期日早上典型要做的工作,她總把握着每一次幫助弱勢的機會,也不願為自己留任何半天的休息時間,差不多大半年都是這樣。為小麗日程把關的助理有時也會懊惱,她日日做不休息,其實很難持續走下去。

同事及小麗都把每一天當作是最後一天去工作,這種心理早已成常態。如是者,每次探訪如殘疾院舍、天台房、重建區租戶、外判工、青少年院、懲教所等等,都例必出席。每次探訪完畢後也訴說他們的處境如何坎坷,再討論如何逐一跟進。

從政「讓人得到尊嚴」

早前她到訪青少年院,慨嘆男童於院內的生活環境受盡精神煎熬,不論是吃飯時不能對坐不可互相交談,還是行為舉止已「格式化」,包括所有男童也不可留一頭完整的頭髮,院內每處也是冰冷無情。

「你想可以不剃光頭嗎?」小麗問到一位男童。「想……」一雙眨着淚光的眼睛回應。小麗便知道,大概如幫助男童向院方爭取放寬,改變剃頭規則也是她可以做的事,縱然事小,但也可讓男童於院內感到自己也能擁有些微的尊嚴。「讓人得到尊嚴」正正是她上年參選時提出過的從政方針,這也是香港人一直以來最應堅守的。

一開始為小販所爭取的自力營生權利,雖然看似小事,但不正正是每個小市民有尊嚴生活的前提嗎?聯繫小販團體、做實地研究調查、與地區人士商討墟市地點、再與建制政府商議墟市政策可能性,由小至大,都是朝這個方面想。

縱然DQ在即,她也不忘懷着託付遺言的心情,去提醒民主派的議員同事打醒精神,在林鄭的50億教育甜頭一事上,為被忽略的副學士院校發聲。小麗交付予其他議員的開會資料,都是議助們鉅細的分析,及她通宵達旦與院校討論後的總結而來,連葉劉及部分建制也發言在開會時也不禁表示贊同。

於大政策上,任人鉅細無遺的在政策中找出問題所在,也很難一時間便看到政府改變決定,只是這些角度,作為代議士就有責任必須提出來,看看政策會否因而意外地有一點點的改進。

「我經常同學生講一番說話:歷史變革入面,愈努力愈會成為炮灰,英雄造時勢的事迹並不多,每個人都可能在歷史創造之中成為炮灰。但歷史的道路,就是由無數微塵沉積,讓歷史路途能夠前進。我們不講英雄主義,而是講對社會的承擔,不會因為少少苦楚、少少困難、少少批評而放棄。」這是上年7月時的她競選時所說。

我們也確實成了炮灰,而小麗原本約了8月去探訪安老院舍,也因失去議員身分而被迫放棄探訪。長者安老議題是我們最關心的,相信議會暫時失去了長毛、小麗兩位而在這方面少了一個中堅,失去了一份關心基層弱勢的力量。

文﹕韓健琳、何志遠、黃永志(劉小麗議辦助理)

編輯﹕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議會失去了香港失去了」專題(2017年7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