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

日本社會學者山田昌弘教授數年前寫了《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一書,探討該國的青年貧窮浪潮及家庭崩壞問題。教授指出,在二戰後至上世紀90年代前,日本整體處於經濟高度成長期,工業迅速發展。年輕人高中畢業後便能輕易進入企業成為「正社員」,大學畢業生更是平步青雲,他們的收入也較雙親高。因此,社會整體同意為高齡者提供福利,但青年則不獲納入福利體系中,反正可以靠自己。而整體勞動環境則設計成對中高齡階層有利,如終身聘用及年功序列制,使他們能安心生活。但到了199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爆破,亞洲金融風暴降臨,進入迷失10年又10年。時移世易,現時日本青年即使大學畢業,也難以成為正式員工,以兼職和人力派遣形式受聘者愈來愈多。年輕人根本無法靠自己的收入過活,只能依賴雙親,造成「社會冷酷、父母呵護」的現象。國家拒絕改革去為青年提供援助福利,社會也經常質疑年輕人過度依賴社會資源。假若雙親經濟能力強,尚算無問題;但假若家境本身不好,則造成跨代貧窮。

二三十年前規則 今日仍適用?

日本有其獨特的社會制度,上述研究不能直接套用在香港,但其研究方向及旨趣,值得香港中高齡者及在上者好好參考。在香港,社會對年輕人也非常冷酷。學童不斷自殺引起社會關注。蔣麗芸認為某些年輕人「無用」、「無前途」;鍾樹根則指出他那一代人都經歷過艱苦的考試歲月,但很能捱,反觀當下的年輕人則太脆弱。以上論述,乃屬主流。現時的中年人總是說自己如何「捱過艱辛」,「靠自己」一步一步爬上社會階梯;而現時年輕人則「唔捱得」,明明經濟和生活水平比以前好,卻常常投訴政府,是「廢青」、「攤大手板問政府攞錢」。假若這些中年人他們能夠後退一步,宏觀理解社會與經濟結構的變遷,絕不會得出如此結論。

時移世易。當社會經濟大環境已經轉變,又怎可能會認為二三十年前那套遊戲規則到了今日仍然適用?七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儘管生活水平不及現在,但社會整體向上流動,而且處處需要人力人才去開拓。和當年日本一樣,只要你大學畢業,就是天之驕子;即使高中畢業,也機會處處。今天又如何?就以教師為例,當年只要進了師範學校,都不難找到教席;今天即使你大學畢業,再花錢考了教育文憑,可能也只能當一個教學助理,供早已上位的正式教師使喚,而且人工很低。經濟結構在1990年代轉趨單一,由金融、地產、投資(機)壟斷,根本容不下想要開拓新領域的年輕人(要去批判的話,這甚至涉及世代正義(generational justice)的問題,此處不詳論)。

你們的時代 不是我們的時代

某些人總是慨嘆「一代不如一代」,卻從不去思考自己曾受過多少「時代」的恩惠。當今中年人真的比年輕人優秀嗎?鍾樹根、屈穎妍等假若出生在1990年代,現時20多歲,真的會比他們口中所謂「脆弱的年輕人」強大嗎?年老一代常說自己戰時如何歷盡艱辛、捱到最後,繼而批評年輕一代「唔捱得」;現實是:假若當今年輕一代生於戰時,自然要從軍,自然會「捱得」,而老一代假若生於今日,一樣會被無情的課業考試壓得喘不過氣來。不是你們特別強,只是時代迫使你們在某方面要強。詹德隆先生曾在電視節目中引用電影《夢斷城西》的一幕——老人家跟年輕人說:”When I was your age……” 年輕人立即打斷他說:”When you was my age?When my old man was my age, when my brother was my age…… You was never my age!” 你們的年輕時代,根本不是我們的年輕時代。現時的年輕人可能有不少弱點,例如專注力較低、嬌生慣養、拒絕長期委身等等,但每個世代都有其問題、都有「廢青」。每當你要罵「一代不如一代」時,請先想想:假若自己屬於你所罵的「下一代」,又會有何際遇。

年輕人希望活得有意義

除了經濟結構問題,也有價值觀念轉變的問題。如果你去問一些年輕人他們的偶像是誰,估計無多少人會答「李嘉誠」。李嘉誠曾經是香港人的偶像,「靠自己努力成為首富」的傳奇令人神往,但時下年輕人「唔係咁諗」。他們不視李嘉誠為偶像,不代表不要錢;他們都想要錢,但不求「發大達」,只求活得舒適,找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閒時可以去旅行或跟三五知己食餐飯。而更重要的是,希望活得有意義,會尋求正義、公平等價值,賺錢也想賺得有良心。中老輩會批評這種態度是「不願捱」、「太理想」;然而他們無法解釋,為何人的追求永遠只可留在「物理層」和「生物邏輯層」,不能踏進「文化層」和「價值層」。而且所謂「不願捱」的指控,也值得質疑:究竟是「不願捱」,抑或是「不願無意義地捱」?例如剛畢業入行的記者,月薪只有萬二三,不時要東跑西跑,睡無定時,有突發事件自然要超時工作。捱得如此辛苦,自己寫的稿卻被高層政治審查刪減大半,甚至指派你採訪毫無新聞價值的事。晉升無望,又無意義,請問為何要如此捱下去?

大家都要掙扎求存

早前有名文憑試考生去錯試場,獲一位校長幫忙,網上一片歡呼聲,有人甚至笑言對人性和教育恢復了些少信心。其實這位校長大可以叫同學自己想辦法,承擔失誤的後果:「我那個年代考公開試時,怎會有人幫?不合格就不合格!不能溺愛,痛過就會成長!」然而校長卻選擇了協助,以行動教導同學:見人跌倒應該幫人一把。把自己世代的一切生活經驗視為人人必經之路和理想狀態,是何等的無知。各位中老年人,只要你們嘗試易地而處、宏觀思考,便會發現:自己其實與口中的「廢青」無什麼大分別,大家都要掙扎求存,都需要人家協助。真的,大家都不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高。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4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