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崩樂壞的香港:選管會的人治

傘運後的香港,越來越陌生。我所愛的香港,都已不像香港。一些香港本身的核心價值如法治、自由、權利,正面臨被完全侵蝕的危機。一些歪理在香港已變成真理,善惡不分偏偏得到景仰。香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法治,好像已所剩無幾;相反有著中國特色的「人治」卻日趨猖獗。「選管會梁天琦事件」就是其一選管會如何踐踏香港價值的例子。

在今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時,我相信大家最記得梁天琦與楊岳橋之爭,那時梁亦有著支持「港獨」的旗號參選,選管會當時沒有否決他的參選資水格。不過六個月後,梁再參選時卻被選管會認為「未能放低港獨主張」而否決其資格。

首先,先讓我說說為什麼會用「禮崩樂壞」來形容香港現今的狀況。昔日香港的「禮樂」其實可以追溯到港英時代開放給香港人的權利,歷史課就能知曉英國政府如何逐步了解市民對於權利的需求,並逐步開放予他們參與政治的權利。其實這造就了香港以「依法」、「民主」、「自由」之道建立其核心價值,並以之為香港人的禮與道。這談得上是香港的基本價值及基石。不過,香港近年政治方面的敗壞,尤其顯著的傘運後種種政界醜聞、侵犯港人權利等事件,就看得出一種吏治墮落在香港不斷發生。這就是一種禮崩與樂壞,而何以見得?選管會事件的不同角度也能反映出來。

這件事,很黑暗、很不合情理。黑暗的是,本身特首選舉政改已經是有著篩選的偽普選,而被否決後,竟然想故技重施。雖然立法會選舉並非完全公平,仍存的功能組別選舉就恰好地示範議席的分佈或架構如何有「自己人才有權玩」的意味。既然在非完平的情況下,為什麼香港政府可以連僅有基本法賦予我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都要被剝奪?這猶如侵蝕香港人僅餘的「一小片天空」。在這層面及做法,基本法所寫的「選舉權」及「被選舉權」其實已經被視若無睹。

不合情理的是,選管會的理據存在不少漏誤、混淆視聽及矛盾。首先六個月前後選管會變了樣已經是不合邏輯。補選時梁「港獨」的聲音比起是次立法會選舉更強,而今次有嗎?或許。如果政府是要打擊港獨勢力,為什麼補選還讓他參選成名?為什麼要留到現在才做這種黑暗的篩選?其實選管會這兩次的邏輯上很有問題。另外,整篇對梁參選的理據聲明書充斥著「我認為」、「應是」、「我不能信任」等主觀以及不肯定的字眼。其實這與有中國特色的「人治」沒什麼分別。都是那一句:香港,是用法治說話,這亦是香港核心價值中重要的一環。什麼時候「我認為」、「我相信」、「我認定」就成為了指正人的證據?為什麼你指正人不需要真憑實據,反而要求被告人拿回證據證明自己沒「港獨」的想法?這「莫須有」的罪名在宋朝有,今日香港亦有。

另外,這次風波有著獨裁、橫蠻的意味。大家都以為這些荒天下之大謬的事情不會發生在香港。怎知……不用多說。在候選人的提名表格,是有聲明讓候選人簽署同意擁護基本法的,梁亦簽了。但選舉主任竟認為雖然他簽署聲明,但依然不符要求。如果只靠選管會信任誰才讓他參選,這份聲明有何意義?一方面是在人治,另一方面根本是獨裁專制的處事手法。剛才所說的「我認為」、「我不相信」亦是同樣的道理,如何知道你所信的一定是真?「不要問,只要信」只是電視劇的對白,不是在現實也能通用。「一言堂」就是這次事件選管會的一種態度。但你覺得能令香港人臣服嗎?有,或許是還未知道香港的醜惡的人。首先,我是不會信服的。

總括而言,這次風波再一次印證了香港已陷入禮崩樂壞、政治敗壞的深淵。傘運後的政府更變本加厲地踐踏香港人的尊嚴、香港的價值、香港值得驕傲的基石。我只希望香港仍能堅守其核心價值,停止更多禮崩樂壞的場面出現。似乎這願望只是鏡中花,水中月。甚至連倒影都已消失。很多人(包括我)所愛的香港,還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