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的第一個教訓

立法會開鑼一片混亂,先講議員宣誓風波。

香港已經有過反國教、雨傘運動、港獨風潮甚至揭發橫洲「官商鄉黑」從而帶出死亡威脅的大型政治活動洗禮,已非吳下阿蒙。我們已經不是只懂上街的香港人,我們的抗爭已經去到真刀真槍動真格而不再滿足於政治表態。

所以從前有議員玩粗口諧音「poor guy」,社會很興奮,覺得偷了一個法律空子,可以隱性抗爭。但那是舊式手法。

今天,當議員仍玩「fxxking China」然後辯稱是自己「英文發音唔好」,那是小學雞式的做法。

本土派的口號叫「光復議會」,在誓辭用「支那」侮辱字眼然後又要「戴頭盔」辯稱是「鴨脷洲口音」,遮遮掩掩,對大局無益、對「光復」無助,只是阿Q式的精神勝利。

支持政治新世代入議會,便是希望新的抗爭手法帶來新局面;但這種口頭便宜的遊戲,帶來什麼改變嗎?

比起宣誓風波,選立法會主席才是主菜。那可是決定未來4年議會生態的重要崗位。

雖然建制派有壓倒性的議席比例,但梁君彥國籍風波,其實是很好的突破口。如果非建制派齊心合力、策略攻擊,或能把梁君彥拉下馬。

但我們在鏡頭前完全看不到非建制派有什麼合作。宣誓風波只是橫生枝節,未能成為阻礙表決的關鍵。梁耀忠自毁長城放棄做主席的崗位,毫無政治承擔,被石禮謙漁人得利,霸王硬表決,造成低票當選的立法會主席。

未來4年,這名國籍問題不清不楚的人將成全無公信力的主席,出閘便成「跛腳鴨」。

政治新世代口口聲聲「抗爭無底線」,但在選主席的大問題之前,政治新人和政治舊人都無能為力。

政治只看票數而不理口號。你有再激進的口號,如果不夠人數,根本無從左右大局。這應該是立法會給新人的第一個教訓。

原文載於20161014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