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次釋法之後

全國人大常委會今日將通過就本港宣誓風波的釋法內容。香港的司法獨立,又再被硬插一刀。

與過去4次釋法相比,今次中央主動提出釋法的做法,受到最多建制陣營中人的質疑,因為大家都明白,在法庭仍未就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案作出裁決前便釋法,是嚴重破壞了香港司法制度的獨立性,等於人大常委會赤裸裸地指導香港法院如何判案,勢將大大削弱港人以至國際對本港司法制度的信心。

在中央有意釋法的消息傳出後,不少建制人士也曾透過他們的渠道,希望北京能「刀下留人」。只惜北京礙於要「維護國家領土完整」的立場,最後還是不惜一切代價,也堅持要以釋法手段,阻截所有宣揚港獨和侮辱國家的人進入議會。

今次釋法在港引起極大的爭議,或許這是令今次釋法的範圍,只集中於《基本法》第104條有關議員及官員宣誓條文,包括宣誓的內容和形式,以及說明不合法宣誓會有什麼後果等的原因。至於更敏感的港獨問題,按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委員譚惠珠的說法,今次未有處理。

如譚惠珠所言的是今次釋法的最後定案,那人大常委算是有所克制,但大家毋須高興得太早,因為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早前已就被拒絕確認成為立法會選舉候選人一事提選舉呈請。他提出司法覆核的理據是,法例並沒賦權選舉主任擁有「判斷參選人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的權力。當時選舉主任是以梁天琦的網上帖文及接受訪問的內容,與基本法中「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以及「香港特區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的條文不符,顯示他「無意擁護基本法」而拒絕確認其參選資格。

若北京決意要趕絕主張港獨者的參政路,梁天琦案這一關更是不容有失。此時釋法會否再次成為北京確保萬無一失的至具殺傷力武器?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2016117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