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當你唱國歌,我為國祈禱,有錯嗎?

第一次到美國的早晨,在波士頓公共圖書館內,翻閱報紙,看到Boston Globe一個專欄說,名叫海倫的修女最近從英國牛津回到故鄉。海倫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波士頓劍橋長大,她的父親下班回家,總帶她跟兄弟去看球賽,捧紅襪、支持塞爾特人。那年代,波士頓人還未為運動賽事瘋狂。

年僅十二歲的海倫已關懷世界,她反越戰,關注民權問題,隨父到Fenway Park看紅襪作賽,當國歌奏起,她按良心拒絕站立。海倫修女說,當別人唱國歌,她坐着為國祈禱。偶爾有人會問她為什麼不站起來,她說她在祈禱,大部分人不再言語。但某次在塞爾特人的賽事,當國歌奏起,坐在她後面的男人卻踢跌她,還低聲說,如果她不喜歡美國,應該離開。

今日不少美式足球員在國歌奏起時半跪,特朗普總統指摘他們不尊重國歌;拒絕在國旗前站立的球員最初是因為抗議警察執法不公,種族歧視,一如五十年前的海倫修女覺得政府所為,不配人民尊重,才會杯葛國歌國旗,以祈禱取代。

海倫修女強調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之別,而今天,她憂慮不論美英(其實還有很多很多地方),民族主義凌駕一切。她說,她看到民族主義如何決定了英國脫歐公投,她也看到在國歌奏起時半跪的運動員,其實在和平示威,卻被所謂的愛國人士詆譭。

海倫修女說,祈禱可以改變世界,變得更好。希望她對,最後勝利。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