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中東國事訪問能否左右逢源?

習近平這次國事訪問,想打響「一帶一路」這個概念,所以頭炮就走訪中東三大國,沙特、埃及和伊朗。當中沙特和伊朗之行更是最為注目。

習近平是首次到中東地區進行國事訪問,對國際形勢發展有一個頗為重要的指標,近期中東局勢極度緊張,雖不是整個中東地區打仗,但由於兩大中東國家沙地和伊朗近期關係極度緊張以及伊斯蘭國問題仍未解決,而且恐佈襲擊伸延到歐洲甚至亞洲地區,這些都是由於中東政局出現不穩定狀態所出現的骨牌效應結果。習近平這次中東行,當中兩大目的是尋求經濟合作以及讓中東地區的穩定有助大陸自己國家的政局穩定。

伊朗制裁被解禁,雖然美國同一時間又說會開始另一波制裁,但是大方向依然是保持正面,因為今天伊朗再不能錯過這次連歐洲都願意和解的契機,只需要大家做一下門面功夫,美伊兩國可望正常化,至少早前美軍入伊朗水域,很快得到解決其實已經是一個政治訊息,倒轉是昔日艾哈邁迪內賈德總統所管治的伊朗,關你三四個月是正常事。

現在伊朗重新開啟經濟大門,如果從正常的外交慣例昔日盟友中國大陸會是最能夠受惠得到,過往伊朗制裁時,中國和伊朗仍然是最大的貿易伙伴,在伊朗有不少大陸商人在當做生意、一些旅遊巴也是來自中國製造,伊朗最大的石油客戶,更是中國。所以中伊兩國的關係無疑是緊密合作,的確這次中伊會簽署為戰略合作伙伴關係,意即堅實盟友,不只是做生意,還包括政治上的盟友。這是大陸提早在中東這個伊朗大國中拿了一定的優勢。無疑伊朗是現今全球最後一個大國家仍未開發,自然人人想投入這個市場。

另一方面中東另一個大國的沙特,這次合作除了是石油外,還有是中國與沙特簽了建核電廠的備忘錄,意味著中沙在經濟上不只是石油的交易,還進入深入的經濟貿易,包括是戰略的基礎建設。

但是中國想吃兩家茶禮是否可以做得到呢?

伊朗和沙特兩國雖然同是中東的伊斯蘭國家,但意識形態可以南轅北轍,伊朗是神權主政,什葉派,反美的。沙特是皇室主政、遜尼派,親美的。但兩國都是中東大國,人口到經濟都屬該區較為發達,沙特在經濟有較大的優勢,但是近年沙特受到石油價格下跌的影響,使該國經濟上出現危機。

中國在這次中東訪問兩國,其中較著數是近年的石油價格不斷下滑,可以買到好貨,石油自從由高處2008年7月、8月是國際油價最高點(布蘭特145美元)到九年新低到28美元,試想對於沙特主要靠賣石油沒有其他產業的國家來說,真的是喊得一句句。但對買家來說卻是喜訊,而且伊朗為了打開市場,該國亦向歐洲新買家提供優惠,以打開其他市場,不一定單靠中國這石油進口大國。

但站在沙特和伊朗的角度,中國這種左右逢源會有違他們的經濟和政治策略,因為倘若沙伊兩國有什麼走火,中國企那一邊,做和事佬時會否傾向一面呢?這種國際政治博弈是多加留意。正常外交關係,中國是會傾向伊朗多於沙特,因為沙特是美國中東最主要盟友時,中國便不會站於同一方。

幸好現時中、伊、沙三國關係未見到有太大的利益衝突,如石油買賣的爭奪戰,到現在中國仍然對全球的石油頗大胃口,沒有停下來,依然站在吸納戰略儲備階段。除非中國的經濟衰退到連石油進口都開始下降時,三國的關係才開始真正面對考驗。

習近平中東行是早有準備並且剛巧是市況不好的情況下訪問,其實對中東國家來說是好事,因為算是在不景氣時有生意,所以習這次利多於弊。而稍後三國的關係則仍然有待國際政經發展形勢,當中包括經濟、反恐,特別是中國最擔憂ISIS進入中國(其實已進入並不出奇,只是等候時機而已),當然並不是只有沙伊兩國有求於中國,另一方面中國其實有求於他們,特別是政治的穩定,因為中國現今最怕國內的不穩定因素是新疆地區的宗教問題,沙和伊如何利用其影響力左右恐佈組織的行動也是值得留意。

伸延閱讀:

習近平訪沙烏地阿拉伯 將簽三大協議

習近平訪中東 華爾街日報:伊朗、沙烏地 將競相討好中國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