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代表自由?網絡應否管制?

臉書代表自由?網絡應否管制?

台灣蔡英文以Facebook的”F”串連成”Freedom”,歡迎大陸網友登陸「自由」的臉書。最後,卻遭大批大陸網民灌爆自己的臉書粉絲頁,整件事當真滑稽非常。

臉書代表自由?

其實,港台網民素來愛用臉書作為自由代表,指責中國政府監控與封鎖網絡,自己則享有網絡自由。這種想法也許有點道理,畢竟港台網民能夠選擇用不用臉書,但大陸網民卻連選項也沒有。相比之下,台灣香港的網絡似乎比較自由。

不過,如果從臉書內部的運作結構來看,就顯然五十步笑百步。臉書的實名制、毫無準則地隨便禁言、強制登出、亂刪帳號,已屬家常便飯。大量帳戶投訴,臉書仍然毫無悔意。臉書之所以有恃無恐,說穿了,就是因為它擁有全球十多億帳戶。它恣無忌憚地侵犯帳戶私隱的做法,更深受商家與政府(尤其美國政府)歡迎。

維基解密的創辦人亞桑傑(Julian Assange)便表明,臉書是史上最可怕的監控機器,囊括所有帳戶的姓名、地址、人際網絡、喜好、與他人通聯及親朋好友等個人資訊,這些資料都掌控在美國情報機關中[1]。臉書更用cookie,追蹤瀏覽過臉書網站的未註冊用戶,十數天前比利時法院才下禁令制止臉書,但其他國家仍然未作相應的限制[2]。臉書亦曾未經帳戶同意下,暗中操控約70萬名帳戶的動態消息,以研究這些訊息如何影響帳戶的心理與取態,明顯想作商業或權力操控的用途。[3]

如果我們看到上述的資料,還視臉書為網絡自由的典範,這真有夠黑色幽默的。小籠換大籠,空間無疑增了少許,卻離真正的自由十萬八十里,根本沒什麼好自豪。

網絡應受管制?

至於今次中國疑似嘗試解封,引來大批大陸網民洗版。整件事最有趣的地方是,平時捍衛網絡自由、希望中國民主與自由化的人,亦未必吞得下中國網軍隨時自由進出台灣網絡這個後果。有些台灣網民便呼叫:「大陸網民的質素那麼差,拜托中國政府重新封鎖臉書。」

不過,我個人堅決反對這種看法。在當代社會,網絡自由是(大體從言論自由推出的)基本人權。不管臉書多麼糟糕,中國政府放寬網絡,至少是給大陸人民多一個選擇──即使這是爛選擇也好,因為自由的基本精神是容許人民犯錯、從錯誤中學習。但剩下來的現實問題就是怎樣應付這班民粹網絡大軍。

面對這種後果,我們應否限制部分網民的留言行為?如果不限制,這會否損害其他人使用臉書的自由?如果真要限制,誰擔任這調和限制的角色,臉書,還是政府?臉書有這樣的權力嗎?若是政府,又該是中國還是台灣負責?假若台灣負責限制網絡人流的話,又會否遭人話柄是排外、侵犯網絡自由之舉?當然,台灣政府夠聰明的話,自然會把這責任推給中國政府,由中國政府繼續管制網絡,反正向來是中方被批評為缺乏網路自由的原因。

事實上,任何自由都有限制。哲學家J.S. Mill便明言,自由的前提是不侵犯他人的自由。面對民粹網軍瘋狂洗版,令致發表自由的空間名存實亡,自然需要加以管制。不過,依我所見,在華人地區提到網絡自由,大部分人都嚴拒任何網絡管制。但這根本是現實不可行的做法。我們不應該視管制自由是必然之惡。我深明大家視網絡為現今社會最自由的領域,不希望讓政府入侵這領域。但實情是,如今我們根本沒有多少網絡自由,討論網絡自由的適度範圍,反而有助於釐清政府管制的界線去到哪裡,令政府管制變得更為透明、開放,可受人民監管。

當然,這條管制界線要如何劃,使得保障網絡自由同時,亦要避免網絡成為政府或財團隨意操控的領域;這是非常艱鉅難解的問題。不過,這問題只是更表明我們有急切討論的需要;否則臉書真的在中國解禁,屆時只會惹起更多的爭端。

Reference

[1]yahoo新聞:《研究使用者情緒 臉書操控訊息》

[2]今日新聞:《臉書資訊無所不包 維基解密創辦人:史上最可怕間諜機器》

[3]聯合新聞網:《比利時下禁令 臉書不准監控非用戶》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臉書代表自由?網絡應否管制?

臉書代表自由?網絡應否管制?

台灣蔡英文以Facebook的”F”串連成”Freedom”,歡迎大陸網友登陸「自由」的臉書。最後,卻遭大批大陸網民灌爆自己的臉書粉絲頁,整件事當真滑稽非常。

臉書代表自由?

其實,港台網民素來愛用臉書作為自由代表,指責中國政府監控與封鎖網絡,自己則享有網絡自由。這種想法也許有點道理,畢竟港台網民能夠選擇用不用臉書,但大陸網民卻連選項也沒有。相比之下,台灣香港的網絡似乎比較自由。

不過,如果從臉書內部的運作結構來看,就顯然五十步笑百步。臉書的實名制、毫無準則地隨便禁言、強制登出、亂刪帳號,已屬家常便飯。大量帳戶投訴,臉書仍然毫無悔意。臉書之所以有恃無恐,說穿了,就是因為它擁有全球十多億帳戶。它恣無忌憚地侵犯帳戶私隱的做法,更深受商家與政府(尤其美國政府)歡迎。

維基解密的創辦人亞桑傑(Julian Assange)便表明,臉書是史上最可怕的監控機器,囊括所有帳戶的姓名、地址、人際網絡、喜好、與他人通聯及親朋好友等個人資訊,這些資料都掌控在美國情報機關中[1]。臉書更用cookie,追蹤瀏覽過臉書網站的未註冊用戶,十數天前比利時法院才下禁令制止臉書,但其他國家仍然未作相應的限制[2]。臉書亦曾未經帳戶同意下,暗中操控約70萬名帳戶的動態消息,以研究這些訊息如何影響帳戶的心理與取態,明顯想作商業或權力操控的用途。[3]

如果我們看到上述的資料,還視臉書為網絡自由的典範,這真有夠黑色幽默的。小籠換大籠,空間無疑增了少許,卻離真正的自由十萬八十里,根本沒什麼好自豪。

網絡應受管制?

至於今次中國疑似嘗試解封,引來大批大陸網民洗版。整件事最有趣的地方是,平時捍衛網絡自由、希望中國民主與自由化的人,亦未必吞得下中國網軍隨時自由進出台灣網絡這個後果。有些台灣網民便呼叫:「大陸網民的質素那麼差,拜托中國政府重新封鎖臉書。」

不過,我個人堅決反對這種看法。在當代社會,網絡自由是(大體從言論自由推出的)基本人權。不管臉書多麼糟糕,中國政府放寬網絡,至少是給大陸人民多一個選擇──即使這是爛選擇也好,因為自由的基本精神是容許人民犯錯、從錯誤中學習。但剩下來的現實問題就是怎樣應付這班民粹網絡大軍。

面對這種後果,我們應否限制部分網民的留言行為?如果不限制,這會否損害其他人使用臉書的自由?如果真要限制,誰擔任這調和限制的角色,臉書,還是政府?臉書有這樣的權力嗎?若是政府,又該是中國還是台灣負責?假若台灣負責限制網絡人流的話,又會否遭人話柄是排外、侵犯網絡自由之舉?當然,台灣政府夠聰明的話,自然會把這責任推給中國政府,由中國政府繼續管制網絡,反正向來是中方被批評為缺乏網路自由的原因。

事實上,任何自由都有限制。哲學家J.S. Mill便明言,自由的前提是不侵犯他人的自由。面對民粹網軍瘋狂洗版,令致發表自由的空間名存實亡,自然需要加以管制。不過,依我所見,在華人地區提到網絡自由,大部分人都嚴拒任何網絡管制。但這根本是現實不可行的做法。我們不應該視管制自由是必然之惡。我深明大家視網絡為現今社會最自由的領域,不希望讓政府入侵這領域。但實情是,如今我們根本沒有多少網絡自由,討論網絡自由的適度範圍,反而有助於釐清政府管制的界線去到哪裡,令政府管制變得更為透明、開放,可受人民監管。

當然,這條管制界線要如何劃,使得保障網絡自由同時,亦要避免網絡成為政府或財團隨意操控的領域;這是非常艱鉅難解的問題。不過,這問題只是更表明我們有急切討論的需要;否則臉書真的在中國解禁,屆時只會惹起更多的爭端。

Reference

[1]yahoo新聞:《研究使用者情緒 臉書操控訊息》

[2]今日新聞:《臉書資訊無所不包 維基解密創辦人:史上最可怕間諜機器》

[3]聯合新聞網:《比利時下禁令 臉書不准監控非用戶》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