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蜜非:城中書:澳門老城區,邊度有書?

澳門書店「边度有書」搬家後原定休業半年,結果因為工程延誤遲了3個月,讀者心急,店主吳子嬰更為緊張,直到今年6月25日終於正式開業,他才放下心頭大石。

香港不少獨立書店要往上爬找生存的樓層,但仍難逃結業厄運,像旺角二樓書店綠野仙蹤書店即將於8月中結業。「边度有書」卻從樓上搬到地舖;由最旺丁的遊客區議事亭前地,搬到了大三巴後的老社區連勝街。

「边度有書2.0」選址於連勝街47號藝文空間地舖,前身為Lata二手書店,二樓是「足跡」劇團工作室,三樓是澳門劇場圖書室。「边度有書」去年得悉續約不果,正籌算合適的空間之際,Lata二手書店亦因結業而急於另覓租戶,希望維持這座藝文空間,兩個單位一拍即合。書店易手,Lata並未離開,安靜地躲在二樓樓梯轉角,成為自助二手書架,讀者自行付款於錢箱。Lata在臉書提醒讀者:「給多了很開心,給少了不要緊。呀,或者到樓下,边度有書.有音樂 Pin-to Livros & Musica買本書找散張大紙,都可以。」

老城的社區互動

這種樓上樓下的互動正是子嬰期待的。「我的大方向是希望書店能與社區產生連結,所以新店的書種都會據此區的特色調整。這裏屬於新橋區,是老一輩華人的聚居地,現在還有比較平民價的食肆。附近的白鴿巢公園、東方基金會、教堂……充滿葡萄牙和澳門的歷史。連勝街、新勝街則漸漸成為了年輕人的聚腳點。」筆者從書店往外走,發現不少年輕人開設的酒吧、咖啡店、紋身店……穿梭於老餐廳老車房後巷之間。據澳門「Root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介紹,連勝街正是古時進入花王廟城門的重要通道,果然是歷史豐厚的老區。

對於如何讓書店與社區連結,子嬰尚在探索,暫且靠門外幾棵植物。和子嬰聊天時,他留意到外面幾個街坊於書店門外停下了腳步。「這就是最常出現的『連結』,很多街坊經過時會看看植物、談論一番,我會趁機跟他們聊天。」子嬰為書店加添植物,希望讓讀者和員工感覺更舒適。新店正中間的長桌放着最新、最重要的書籍,大書櫃集中放在左邊。右面牆壁連着一張長吧枱,壁上刻意預留一片白磚空間,不置書架,營造書店的空間,讀者可安坐於此看書。舊店原有兒童書籍角落,現在換成吧枱上的視覺繪本系列;原來的「邊度有音樂」現在與書店結成一體,於右方自成一國。「我想保留舊書店的氛圍,但不想複製舊店。上次結業是一次很好的聆聽機會,知道大家喜歡可以坐下閱讀的感覺。所以新店都不會塞滿書,寧願預留一些空間,可靈活運用。例如正中間的桌子或側邊的書櫃都可以移動,改為放椅子,現在這裏大概可容納30人進行活動。我一直遺憾以往在舊店舉辦得太少閱讀活動了。希望新店可以更有系統地舉辦讀書會。」

跑着去讀書

新店開業不久舉辦了一次跑步讀書會,參加者由南灣舊法院出發慢跑,途中有定點導賞,以「边度有書」為終點,小休過後隨即開始讀書會,主題是「用書店砌出來的城市景觀」。參加者自備書籍,每人介紹幾分鐘,其間有即興加入的街坊客人。這次活動成為了子嬰的示範。「以前一直不知道怎樣做好讀書會,或許是想得太複雜了,其實這樣簡簡單單的題目已經很好玩了。」Run of Page是這次跑讀會的伙伴,其發起人正是已退役的阿麥書房店主James,活動引來香港、台灣和廣州的讀者參與。此後於本月22日有紀錄片《日曜日式散步者》的台灣導演到臨,與讀者分享影像詩與文學;23日則請來了台灣獨立書店「小小書房」及「有河book」店主對談兩地狀况。除了社區連結,書店也把鄰近城市的閱讀人連串起來,為小小的澳門閱讀界創造更多的可能性。

《日曜日式散步者》講述台灣日治時期下誕生的風車詩社,如何將超現實主義詩風引進到台灣的電影,剛好配合了書店現此以詩為重點書籍的脈絡。與詩相關的書,排列於客人一入書店的視線水平,不難留意。以北京大學出版社的《如何讀詩》為首,之後是中港台澳的作家詩人,最後是封面向外的經典著作《致未來的詩人》、《現實與欲望》,可見店主的心思。「作為一間小的獨立書店,最重要的功能是要為書本註釋,要讓讀者從書海中看得見你為他們選擇的書。在這麼狹小的空間、書量那麼有限,對我來說,每本書都是很有價值的。從選書到推介的過程,無疑於一個媒體編輯,我一直都在學習。」子嬰不只是閱讀愛好者,更是非常狂熱的書店策展人,每次談到如何經營書店便兩眼發光,多次提到自己如何受日本書店Cow Books創辦人松浦彌太郎影響,希望自己也能經營一所適合任何讀者的書店。書架的設計、書本分類的方法、陳列、親身為讀者選書、介紹書本……子嬰認為這些都是實體書店的價值,讓讀者跟書本產生意外的邂逅,產生情感。開店以來,子嬰不時留在店舖,細心觀察進店者的行為,例如從哪裏開始看書,比較留意哪些書,有趣的是往往都出乎他意料。子嬰將透過這些觀察不斷為新書店微調。

反消費邏輯

早前,有客人在「边度有書」臉書上留言,對書店的簡體書比例太高感到可惜。不論在澳門或香港,語文的矛盾似乎同樣鬧得熱烘烘。香港的綠野仙蹤書店以簡體字為主,店主坦言因為香港社會對中國不滿、不喜歡簡體字而難以經營。子嬰解釋,「边度有書」無意以消費邏輯作為選書的原則,最重要的是書本的價值。「台灣每年出版3萬多本書,大陸至少是它的三倍。市場大得讓內地出版社大膽翻譯了很多冷門書,書本的設計愈來愈優秀,尤其藝術類的書籍豐富到不得了,對愛書人來說很難抗拒!如果只是因為簡體字就放棄整個中國出版的市場,是否太可惜呢?我選書一向都視乎書本編輯是否有意義、特別,書本是否適合在這個空間銷售,當然也希望可以活化一些經典著作。」

的確,不少書店為經營而兼賣精品、咖啡,以符合消費者需求來維持書業。「边度有書」卻選擇與音樂結合,把兩門最艱難的生意複合起來,由此足見書店如何反消費邏輯而行了。

■世紀.info

边度有書.有音樂

Pin-to Livros & Musica

澳門連勝街47號地下

開放時間:

星期一至星期日 中午12時至晚上9時

文、圖.蜜斯艾非

編輯.彭月/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7年7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