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出的是大國行列

英國脫歐,英鎊暴跌,舉世震驚,霎時間好像世界末日似的。事實是否如此?

不見得。2016年下半年,英國有望馬照跑、舞照跳,貶值隨時催谷英國出口,市面繼續一片繁榮。不錯,英國與歐盟之間的條約兩年內報廢,但英國在歐洲舉足輕重,歐盟依然會跟英國實行自由貿易。至於英國公民前往歐洲,依然會免除簽證。

便是對英國金融業的打擊,也未必大。早在10年前,便有人警告英國若不採用歐元,倫敦金融區就會遭受前所未有打擊,事後證明是杞人憂天。英國的資產,是法治、是教育、是英語,只要制度健在,錢還是會一疊疊的運到,人才還是會一批批的湧至。

為何美國歐盟中國反對英國脫歐?

那究竟是什麼,令得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美國、歐盟甚至中國都反對英國脫歐?秘其不宣的原因是,英國是國際政治的樞紐,美國需要英國籠絡歐盟,歐盟需要英國提升自身實力,連中國也需要英國搭通美歐(一年前就是英國率先宣布加入中國的亞投行)。用香港的比喻來講,英國就像紅隧,接通港九脈搏;一旦紅隧被封,港九(美歐)溝通就需要其他渠道(如西隧)。結果是以後沒有人再使用紅隧,英國從此收不到過路錢(外交本錢)。

說穿了,歐盟是英國立國以來第二個帝國。200年前,英國憑藉船堅炮利,強迫各國開放市場;200年後,英國戴卓爾夫人憑藉當時的歐洲共同體,推動歐洲開放市場。做法有異,效果卻是一樣。結果歐盟在英、法、德共同主理下,成為三國的共同後園,倫敦成為最新羅馬帝國的中心,英女王的御旨,用全歐洲的名義發出,(某程度上)號令群雄。

萬般厭惡也好 仍要跟歐盟打交道

在風雲變色的21世紀,脫離歐洲的英國卻將勢孤力弱,情况淪如戰後的日本,以一區區島國之力,抗衡經濟超級強國如美國、歐盟與中國。英國保守黨疑歐派說,脫歐的英國擺脫羈絆,可以躍身成為香港、新加坡,成為真正屬於全世界的經濟中心。疑歐派忘了提及的是,星港經濟繁榮,卻是「弱國無外交」,「硬食」大國制定的貿易、金融、勞工協定。在這種形勢下,如果英國選民真的以為靠着與英聯邦訂立自由貿易協定,就可以確立英國戰略地位,那麼只能回敬一句:Good luck。

英國剩下唯一可取的做法,是英、美、澳、紐、加締結成盎格魯撒克遜(Anglo-Saxon)聯盟,成為英國的第三個帝國。五國同文同種,政治理念接近,或可一試。只是五國同盟內,美國勢必主導一切,其餘各國必會反對。去除美國之後,加拿大經濟規模有限,澳紐兩國雖然近年發展蓬勃,卻是位處地球另一端,難以接駁。到最後,英國萬般厭惡也好,還是要跟歐盟打交道。

對美國選舉政情有擴散作用

英國脫歐是慢性自殺,對於大西洋彼岸美國選舉政情卻有擴散作用。英美政治素來互通聲氣,由戴卓爾夫人、列根「新自由經濟派」執政,到後來貝理雅克林頓「第三條路」上台,兩國政壇間的蝴蝶效應本來十分微妙。經英國脫歐公投一役,美國打排斥移民牌的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或會重振聲勢,引領世界新潮流,也未可知。

文:張無忌(牛津大學國際關係系準哲學碩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