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首相「特朗普」

文翠珊成為英國第二位保守黨女首相,未見政績,人人早已封其為「新鐵娘子」。所謂希望愈大失望愈大,英國有何狀況,文翠珊與戴卓爾一比,隨時被指「欺世盜名」而落台,尤其是歐洲民粹興起的大氣候下,國民沒有耐性等待政績慢慢成形。

卡梅倫和約翰遜兩位舊同學政見分歧,一個要留歐,一個想脫歐,令保守黨、英國、歐盟撕裂。脫歐成功,約翰遜按理應做黨魁兼首相,英國或出現「新邱吉爾」抨擊德國及歐盟,而非「新鐵娘子」偏安英倫海峽。出奇的是,約翰遜被高文浩「背叛」了,沒有參選做黨魁,但留歐的文翠珊上台後卻給約翰遜做外相。有英國傳媒調侃,約翰遜早已惹怒全世界,是「英國特朗普」。為何「新鐵娘子」這麼能幹都要揀爛橙居要職?

脫歐公投當日,未有結果英鎊已大跌,結果出爐不久,兌港元一度跌穿十算。脫歐對英國經濟是好是壞,還有待正式脫歐後發展,但普遍預期英國經濟短期會動盪,經濟數據肯定不好看,若接手的政府處理失當或歐盟態度強硬,投資者會撤資英國避風頭。

約翰遜若做首相,有把握短時間內保持經濟水平嗎?若沒有把握,不如先讓其他人拜相,他日東山再起,人們記得這位脫歐旗手,再選黨魁拜相不遲,屆時歐盟發現沒有英國不行,脫歐名不符實,英國經濟沉淪一陣子後有起色,人家就認為是新首相約翰遜的功勞。

所以約翰遜就讓高文浩做小丑「背叛」他,後者自己參選企圖拜相。一個政治人物,不知道背叛是死罪嗎?能夠在廣大保守黨員中民望壓過文翠珊嗎?約翰遜臨時宣布不參選黨魁,可能背後與文翠珊承諾:我約翰遜不和你爭做首相,但你要給我入閣居要位。當然,文翠珊清楚約翰遜的野心不小,但要順利拜相,就勉強讓「特朗普」做外相。

文翠珊就算有鐵般意志,脫歐後的經濟非能預料,若黨內外認為她失職,首相之位不能久安,屆時身居要職的約翰遜就是「最佳人選」,所以約翰遜會把握做下屆首相,這是他鋪的路的終點,但要先讓文翠珊擋煞。當然,約翰遜又名「英國特朗普」,若開罪各國政要,文翠珊亦容易讓他落台,有指新設的脫歐事務大臣及國際貿易大臣分別由戴德偉及霍理林出任,就是牽制約翰遜,讓三個對外的部門互相爭持。

以上推論有待驗證。然文翠珊不是經大選上台,必須解決卡梅倫公投後的手尾,國民才會信任文翠珊這位臨危受命的首相及所屬的保守黨。趁現時工黨內訌,有機會下台的領袖科爾賓毫無魅力,文翠珊及其閣員須短時間內做出成績,才能抵住興起的極右勢力,及以免聯合王國崩解,否則間接鼓舞法國下年選出極右的國民陣線馬琳.勒龐做總統,反歐風氣回燃英國,保守黨將功虧一簣;加上美國一個特朗普,英國又有「特朗普」上台,世界或重回二戰之端。

文:月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