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傳媒的視野

最近,美國聯合航空的暴力對待乘客事件,震驚全球。不過,華人傳媒大篇幅報導中,總有意無意之間,提到受害人是華裔,因此引起各方關注。似乎換句說話,如果那位受害人不是華人,便可算不關我們的事了。

後來有消息傳出,受害人是越南人,已定居美國超過二十年,又有人指越南人也是華裔。更有人找來更多資料,甚至說是「大起底」!大佬,人家是個受害人,起甚麼底呀?在外國居住多年,見慣華人媒體的報導方式,卻原來全球的華人媒體都有此偏頗。整個事件重點在航空公司以不公平及不人道的方式處理自己的錯誤,受害人的膚色,年齡,職業等等,絕對沒有關係。

在多倫多,自九十年代初,華人移民漸多,各行各業也有,連帶傳媒行業也蓬勃起來,在明報正式在加拿大出版後,每天岀版的華文報紙多達三、四份,還有電視台和電台,讓本地人傻眼。在多倫多岀版的英文報紙(收費的)只有兩份,但中文報紙在最高峰時有四份,真的有點過分。

這些報章和電台電視台都有自己的新聞採訪,同樣以華人社區為對象,起初自己也不以為意,他們大都分開有加國(包括本省本市和聯邦)新聞,國際新聞和中港台新聞。後來接觸多了,也認識一些記者編輯等,大家交談過後,才留意到在加國新聞中,如果有事主,受害人或犯案者是華人時,報導都會較深入和詳細。聽起來似乎無可厚非,但一個記者告訴我,以此角度出發,有時會出現一些偏頗,甚至誤導。舉例說,記者去採訪一個小學生的串字比賽(spelling bees),冠軍是個南亞裔小朋友,而二三四名剛好是華籍小朋友,於是記者便只找這三位小朋友拍一張照片交差,文字上可能有提他們只是二三四名,但觀感是完全另一回事。而冠軍的南亞裔小朋友完全被透明,他的名字可能是用盡廿六個英文字母的姓氏,當然不會花時間記下來,讀者不知道也不是甚麼一回事。只是這種態度,發出的,是一個甚麼的信息呢?

而當華人社區日漸增長時,願意投身加入政府(包括聯邦、省和市政府)的華人也漸多,不過華人社區普遍不熱衷投票,於是中文傳媒便積極鼓勵,搞活動讓參選人和選民接觸,交流意見,分享政綱。這應該算是好事,但他們又是只集中焦點在華籍參選人,因此有時是幾個不同選區的候選人同場岀席,而大家又是不同政黨,難免有點尷尬。亦有同選區的,但又避免針鋒相對,最後只是呼籲大家要投票給華籍候選人,似乎忽略了真正的投票原因,選舉並不是選美。況且加拿大是政黨政治,選民其實是因為希望那個黨執政而投給自己選區內那個黨的候選人,這位候選人的膚色,年齡和性別,應該不是考慮的因素。這也是強調華人這身分在選舉期間的缺失,而且當選後,他要服務選區內的所有人,不會,也不應特別重視區內的華人。

當然,華人社區自有其獨特需要,但也得認識和了解别人社會的價值觀,不應處處自以為是。這裡分享一件聽來的事件,沒有證實,但仍值得大家思考一下。加拿大有一本像美國時代周刊的時事雜誌叫Maclean’s,由1991年開始每年推出一份特刊,將全國的大學評分和排列名次,製作相當嚴謹,有很高的公信力,頗受好評的。後來有中文傳媒拿到版權印製中文版,當然大受華人家長歡迎,後來更發展一本將多倫多市的中學評級的年刊。這本年刊只有中文版,因為對中學的要求,本地人不是太嚴格。有一年,其中一間排名比較高的學校出現了學生大幅增加的情況,學校設施不足應付,疲於奔命,要出動以貨櫃箱權充臨時課室……後來發現,那學校的學生有八成以上是華人,跟別的學校相比是不合常理地偏高,大家動一動腦筋已知是甚麼樣的一回事了。想來,其實是有點滑稽。你給這學校一個高評分,卻反而弄巧反拙,真是愛你變成害你了。

今天,世界人口密集地全方位流動,任何一個城市都是一個小聯合國。危機,意外,不公不義,任何事情都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膚色,年齡,性別,職業等等,絕對沒有分別。

文:Duncan L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