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怯與脆弱

劉曉波患上末期肝癌,被「保外就醫」,消息傳來,心情特別沉重。

劉由服刑的監獄移送到醫院,並不是當局良心發現,並非從善如流,亦絕對不是人道對待服刑者,而是劉的病情嚴重,一旦出現什麼閃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病死獄中,肯定引起國際社會強烈反響。

天朝盛世,中國已不是過去的中國,早已屹立強國之林,區區什麼國際社會說三道四,已是微不足道。但人要臉樹要皮,穿起西裝,改用刀叉吃人肉,離文明走近了一步,總要顧點觀瞻。

有熟悉國情的人說,中國監獄對服刑人進行定期身體檢查,如果做得認真,驗出劉曉波身患癌症並非困難,當局會否害怕劉恢復健康刑滿出獄繼續從事反對活動,於是置之不理,到今天拖到無可再拖,才宣布患癌消息。

正因為這個原因,監獄當局公布劉曉波身患癌症接受治療,說明病情相當嚴重,劉曉波的生命,可能已經在倒數之中。

在中國,異見者政治犯良心囚徒,絕不會一人做事一人當,雖未至株連九族,但至親必無一倖免。劉曉波被捕審訊判刑,劉霞受到監視,長期軟禁,不但行動無法自由,對外通訊範圍亦受到嚴格限制,更被全天候監聽,一旦說了犯禁的話,尤其接觸西方記者,都會受到嚴厲懲罰,例如剝奪到監獄探視劉曉波的權利,親屬也會受到牽連。劉霞的親弟,也因此而被判重罪監禁,後來劉霞改變態度,弟弟才獲准保外就醫。

「可能在這個國家,我作為劉曉波的妻子就是一種『罪』吧。」這番話,反映劉霞內心的酸楚、無奈和憤怒,也道出了多少中國政治犯親屬的心聲。

身心受盡折磨,劉霞長期失眠,更患上嚴重心臟病和抑鬱症。這幾年間罕有的幾次跟外界接觸,不但容貌變得枯萎憔悴,精神狀態也處於崩潰邊緣。

得悉劉曉波患癌,好友與劉霞通訊,網上視頻流傳,劉霞激動得聲嘶力竭,陷入崩潰:「不能動手術,不能放療(放射治療),也不能化療……」聽得令人心如刀割。

劉曉波只有一個腦袋、一張嘴和一支筆,已經把人關入監獄了,還要把異見者的至親逼入絕路。中國已貴為第二大經濟體,但風光背後,是何等虛怯與脆弱得不堪一擊。

文:吳志森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