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失的戰爭:也門饑荒與世界失序

同樣遭遇內戰和人道災難的敘利亞,國際社群對也門今天的戰爭狀態並非熟悉。相對美國與俄羅斯在敘利亞阿勒頗的角力,涉及也門戰爭的國家遠比敘利亞的情况複雜和更值得重視。自2015年3月,沙特阿拉伯聯同橫跨非洲摩洛哥至亞洲巴基斯坦的10個國家出兵攻打也門胡塞反政府軍隊,出動戰機轟炸整個阿拉伯世界公認為最窮困的也門,但國際媒體甚少報道。直至最近也門首都薩那一場胡塞政府內政部長父親喪禮被戰機轟炸,釀成超過140人死亡、500多人受傷,國際社會才重新關注沙特聯軍轟炸也門的戰事,輿論亦開始質疑美英在沙特聯軍攻打也門的支持角色。

被遺忘的戰事

也門瀕臨全面饑荒的崩潰局面未被世界認知。聯合國和其他人道組織發放的最新資料顯示,估計也門全國人口超過2700萬人中,總計有1410萬人在這次戰禍中欠缺基本食物,即全國超過一半人口面對營養不良的生存問題,糧食危機持續惡化。其中兒童的生存受到嚴重威脅,學校被轟炸不單令學童失學,國內150萬兒童缺乏營養,其中37萬已達瀕死邊緣。西部塔伊茲省已經陷入饑荒的狀態。面對全面饑荒和疫症爆發,如果沙特聯軍封鎖物資入口的情况持續,也門可能是繼1980年代埃塞俄比亞的饑荒後,21世紀發生其中一個最嚴重的人道危機,情况值得大家關注和施以援手。

被消失的也門

但在全球化資訊發達的時代,也門發生空前的饑荒災難,國際媒體和社群未作出基本的救援,問題實值得深思。

首先,大家可能會奇怪,為何情况這樣嚴重,好像沒有聽聞?其實自「阿拉伯之春」發生後,也門內戰到被沙特聯軍攻打,戰事頻繁不單迫使外國政府撤僑,主要港口被沙特聯軍封鎖,很多全球性的救援組織根本沒法踏足也門開始任何救援項目,記者也難以進入也門作報道。莫說救援和報道當地消息,國內亂局和戰事迫使主要機場和海岸關閉,就連也門國外的僑民也難以返回祖國探親。

第二,也門面對空前的災難不為國際社群認知,跟西方社會與阿拉伯世界理解中東問題的差異有關。對比國際社會一致認同敘利亞難民危機和伊斯蘭國的威脅,阿拉伯國家取態相對冷淡,相反阿拉伯國家更重視也門的戰略性位置。當西方聚焦敘利亞危機和伊斯蘭國的威脅,阿拉伯國家更重視打擊伊朗支持的什葉派胡塞軍隊。

沙特和伊朗的代理人戰爭

第三,沙特阿拉伯為首的十國聯軍大多由穆斯林遜尼派政府組成,包括沙特阿拉伯、摩洛哥、埃及、蘇丹、約旦、科威特、巴林、卡塔爾、阿聯酋和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帶領的戰爭,是得美英政府的默許和軍事上的支援,打擊奪取政權的什葉派胡塞武裝組織,以支持流放到沙特的也門總統哈迪重掌也門。其實,沙特出戰也門,矛頭並非也門,而是也門什葉派胡塞軍隊背後的什葉派德黑蘭政府。外界因此分析,也門的戰事本質上是沙特和伊朗的「代理人戰爭」。

另外,「阿拉伯之春」發生後,出任也門總統超過32年的薩利赫被迫下台,北部什葉派胡塞武裝組織奪取政權後,與前政府的西方盟友美國、英國、法國斷絕交往,隨即尋找新盟友伊朗、俄羅斯和中國結盟。有分析指出,領導遜尼派世界的沙特舉兵也門的焦點,是要抗衡伊朗什葉派勢力不斷擴展的威脅。事實上,自2003年伊拉克薩達姆.候賽因的遜尼派政府倒台,伊朗加強聯繫和介入什葉派掌權的伊拉克,加上伊朗在核談判後制裁解凍,有分析指出沙特眼見什葉派的半彎新月從伊朗、伊拉克、敘利亞一直延伸至黎巴嫩圍堵整個沙特的北面邊境,而也門什葉派胡塞軍隊就成為沙特南部的威脅。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什葉派勢力已從南至北將整個沙特包圍。為化解什葉派日益壯大的圍堵威脅,沙特必須聯同其他遜尼派國家,打擊伊朗與也門的什葉派聯盟。雖然將沙特出兵到也門說成是遜尼派與什葉派之爭或將問題過分簡化,但沙特與伊朗今年在處理全球油價、處死什葉派教士、麥加朝聖等議題上針鋒相對,教派分歧的因素實影響中東地區的穩定。

美俄介入紅海

最後,也門引發的戰亂有向阿拉伯西南部擴散的趨勢,未來美俄的角力亦延展至紅海。也門中央銀行南遷至亞丁,以斷絕胡塞武裝組織獲取伊朗的資金援助,此舉令糧食物資更難運送入國家,饑荒問題惡化。也門與阿聯酋的衝突亦已延伸至也門西南部的紅海範圍,有報道指最近兩枚疑從也門胡塞軍隊發射的導彈,落在美軍驅逐艦「梅森號」紅海的附近範圍,「梅森號」發炮攔截,隨後美軍亦發炮摧毁胡塞雷達站。另有報道指也門前總統薩利赫促請俄羅斯派兵介入,似乎俄羅斯亦密切注視阿拉伯半島南部的戰爭。紅海戰雲密佈,不單左右中東局勢的穩定,更對紅海至亞丁灣全球能源和貨櫃通道構成威脅。因此在關注敘利亞難民和伊斯蘭國威脅的同時,關心也門饑荒的災難亦是一個了解將來中東及至全球局勢的重要角度。

(作者按:筆者曾於2016年10月8日香港電台第一台的《十萬八千里》中接受訪問,此文是修訂版)

文:何偉業(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