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甲車事件還未完結

新加坡外交部發表公告,表示收到香港政府通知將會歸還被海關扣押兩個月的9部新加坡武裝部隊泰萊斯裝甲車。有云「一天未吊上赴星的貨輪就還未正式歸還」,就是事件還可能有變數,但這只是未完結的第一步而已。

港府表示不排除作出刑事檢控,也只不過是餘波未了的其中之一部分。在分析有何其他後續的可能之前,先探討刑事檢控有何棘手問題。

香港海關的確可根據《進出口(戰略物品)規例》(香港法例第60G章)第2條提出檢控。但是新加坡政府早在事發後不久就公開表明9部裝甲車屬新加坡政府資產。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於1月9日在國會回應質詢時引用國際法中的國家主權豁免權(sovereign immunity),與剛果案由終審法院提請人大常委釋法結果形成的條件脗合,海關無法檢控新加坡政府。而即使只起訴船公司、船務代理,辯方可引用剛果案的FG Hemisphere Associates LLC因釋法結果致敗訴,指與訟方縱並非新加坡政府代表或被授權方,但案件涉及新加坡的國家主權豁免權,要求法庭頒令終止聆訊及撤銷檢控。可是,不能排除北京會再次釋法「反豁免」刑事案件,打倒昨天的我。如筆者不幸言中,不止是中共再一次破壞香港的司法制度,也不止破壞香港和新加坡的關係,還會使航運業對使用香港港口諸多顧忌,對本港航運業構成長遠影響。

至於其餘的「手尾」,都會對香港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其中最直接的莫過於一直在坊間耳語揣測,有某方面偷取了裝甲車的軍事技術。雖然客觀上是無的放矢,但是這兩個月除了海關的職員還有誰看過、碰過這9部裝甲車,只有天知地知。而軍事的事情,從來都是敏感和秘密進行,另一角度就是「什麼都有可能」。這揣測可能使香港負上「協助泄漏軍事機密」的罪名,後果可以非常嚴重。

港成中國台灣新加坡磨心

裝甲車涉及的是新加坡和台灣的「星光計劃」,表面上雖與香港無關,但是「星光計劃」涉及新加坡、中國在1990年正式建交時,李光耀與鄧小平之間在兩岸關係立場的默契共識。今次事件無形中將香港捲入其中,使這個可能隨着李、鄧兩人均已離世而出現變化的問題變得更加複雜。

而且,黃永宏在國會發言時還說經過今次扣留事件,不排除日後完成海外訓練後把軍備留在當地。另一邊廂中國外交部要求新加坡遵守「一中政策」,明顯是針對「星光計劃」。新加坡、中國兩國的強硬態度可會隨着9部裝甲車運返新加坡而緩和下來仍是未知之數。總括而言,香港成為了中國、台灣、新加坡之間的磨心,為香港與台灣、新加坡的關係帶來難以預計的隱憂。

回望事件來龍去脈,不論從航運安排、港口作業,以至執法等角度,其實都可以避免鬧出問題。新加坡和台灣固之然有其責任,但香港海關有否扣押的需要,筆者認為是最大疑問所在。扣押之後由葵涌貨櫃碼頭遷移至屯門內河碼頭,以及港府一直不作出清楚而合理交代,甚至海關關長作為第一涉事人近60天的「失蹤」,絕對是導致局勢急速惡化的最大禍首。因此特區政府不單要盡快恪守承諾將9部裝甲車運返新加坡,還必須用盡一切可行的方法把上述種種不利於香港的因素消除,才能圓滿解決今次的風波。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