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醫最有交待

古代狀元得一個,當今狀元就可以無限個。

過去十年,大學公開試狀元九成這樣揀科:醫科、法律、商管,今年變成一面倒揀醫。

金融行業在2008年海嘯後轉差,ibanker 個名變成笑料,商管或什麼環球商業每況愈下,近乎棄婦。我比較理解法律科情況,此行業近年增長只有3至4%,但每年就有超過6%的新入行者,扣除租金和工資的增幅,實際上是負增長,一樣的公開試成績,有得揀,當然就不揀法律,雖然,學生哥不掌握這些數字,但行業工資他們也會知道一二。

從醫對自己和家人都有全面交待,懸壺可濟世,收入高又穩,日後有室有家是必然,父母笑逐顏開,享盡風光顏面,醒目仔女,挑選讀醫,對天地良心高堂親友,交待有突。

我個人認為,大學之道在明明德,青年時期研習文史哲比一下子走進專業有更大收穫,歲月很長,十八年華就習藝,繼而實現,青春就這樣流走,有點可惜。現實是,連我自己的孩子也引導不來,遭受社會大染缸的影響,人生沒有人民科學的浸染,只有專業技藝和物質報酬,是很可惜的。

原文載於作者FB

(痛定思痛VS掩耳盜鈴)「官員的愚笨應對令我想起東京也曾有過類似居民鉛中毒的事件,就是1970年的『牛達柳町鉛害事件』…」全文:http://wp.me/p2VwFC-dRR#鉛 #官員 #啟晴邨 #水 #評台

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uesday, July 14,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