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二十年「租客」夢醒

到底是先有深港高鐵,才有一地兩檢,還是先有一地兩檢,才有深港高鐵,何者是因,何者是果,如今終於揭開謎底。

用844億天文數字來換取可能不到半小時的便捷,在事事講求經濟效益的港式官僚口中,竟然同聲高呼太物有所值了。而在那些資深大狀口中,香港作為「租客」,將客廳一角租回給「業主」,然後讓「業主」隨時執行家法,也是太依法辦事了。

在雨傘運動期間,有一次在金鐘那條彎彎曲曲的行車天橋上,一個穿着廚師制服的男人走過靜坐的人群,他邊走邊大聲說:「係囉,有自由好吖,有民主好吖,有原則好吖,唔使食飯啦!」食飯重要,還是原則重要,在這些香港人眼中,從來不難選擇。

因此,還是中國人了解中國人。一地兩檢有沒有違反《基本法》?這些沉悶不堪的法律問題與原則,當然遠遠不及一個火車頭直上,一起分享中國的高速發展來得有趣與吸引。搵錢、發展、效益,在這些港人眼中,永遠比自由、民主、法治等原則重要。更何况,虧他們在《基本法》中捐窿捐罅,找到「出租香港」這招來「依法辦事」呢!

為什麼有一國兩制?不就是連業主都知道跟租客家法有異,怕租客沒有信心,為了安撫租客,於是有了這「偉大設計」。誰想得到,大房東跟二房東密謀,將部分房屋出租,實行業主家法,那些交了天價租金的租客,無奈被「依法」法辦了。

什麼時候行一國兩制,什麼時候行一國一制,如何解釋《基本法》,原來都是大房東話事,二房東奉旨執行,至於租客,住了二十年,才如夢初醒。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1日),原文題為〈業主與租客〉,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