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以恨滅恨

對着別人的喪事幸災樂禍,當然是涼薄,更何况兩者看似非親非故。幸災樂禍,必然建立在仇恨,如果真的是學生所為,一邊是學生,一邊是教育局高官,責備過後,是否也可以想想,仇恨從何而來?

經歷了幾年的撕裂,大家已經習慣了仇恨,光是兩種顏色,就可以是仇恨的根源。不用說佔中時,旺角街頭藍黃對峙時那種兇神惡煞、咬牙切齒,即使是朋友,只為政治立場,也可以反目成仇。更別說政府與年輕人,經歷了國教與雨傘運動,兩者之間,早已築起一道無法修補的鴻溝。

那些年輕人的仇恨何來?不去解決仇恨根源,只用仇恨來殲滅仇恨,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以暴易暴。

掛標語的,如果是犯了校規,交給學校處理,或者輿論譴責,沒有問題。如果在還沒有充分證據下,動用到政府官員,用公權力齊聲指摘,出動立場鮮明的政治團體,齊齊操到大學校園跟學生對罵,甚至將閉路電視畫面交給傳媒,搞集體杯葛,即使這不是批鬥,也只會製造更多的仇恨。這是大學,在批鬥與教化之間,稍有良心的校長,相信不難選擇。

只不過,今日香港,被那些有心人播下的仇恨的種子,早已遍地開花。只要立場有異,什麼事情,都可以變成一場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了。

還有,如果涼薄可以成為限制言論自由的借口,請電視台也關掉《東張西望》。如果禍不及妻兒,大家也請關顧劉霞。別在年輕人面前,示範虛偽的雙重道德標準。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