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佔中惹的禍

我覺得九巴炒抗爭司機,才是真的跟佔中有關。

自雨傘運動以清場告終,「我要真普選」毫無寸進,當權者固然對民意置若罔聞,其一眾擦鞋仔,更視成功打壓這場香港近年最大型的社會運動為一場勝利。以法治之名,行暴力清場之實,以分化手段,製造階級鬥爭,如此種種,都是他們賴以「成功」的招數。

素來現實不過的香港人,確實有些對此等招數相當受落,例如視佔中為阻人搵食的,不在少數。有些曾經因個人理想也好,因同情學生也好,目睹運動被無情打壓,因怕事也好,因無奈也好,難免意興闌珊,不再走上街頭。

於是,雨傘運動之後,無力感前所未有地強烈,有人甚至形容社會運動一蹶不振。當權者眼見願意上街抗爭者愈來愈少,遊行人數不過爾爾,自然沾沾自喜,認為即使不聽民意,只要有樣學樣,「依法」強權鎮壓,市民也只有無奈接受的份兒。

看着這個政府,只要自己人夠多,即使對着民選議員,話DQ就DQ, 說炒就炒,那些九巴高層,當中一定不乏反佔中擁躉,對着一個他們眼中的女流之輩,勢孤力弱,很多司機又為保飯碗,不敢發聲,有些甚至冷眼旁觀,爭取到固然開心,爭取不到也與己無關。有見及此,九巴高層,手起刀落,將反抗壓制於萌芽時期,有何奇怪?

所以,說到底,都是佔中惹的禍。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