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別做落井下石的人,別做一條蛆蟲

這些日子,除了心痛,常常想起這幾句話:「如果天總也不亮,那就摸黑過生活;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的,那就別去照亮別人。但是——但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熱量的人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這個對着反對它的年輕人窮追猛打、趕盡殺絕、務求置他們於死地的政府,固然令人鄙夷,但我更鄙視那些看着社會不公不義,從來不發一聲,卻蹲在高牆一角,對選擇走在前面、終被擊得粉碎的雞蛋幸災樂禍、冷嘲熱諷的人,有些甚至對着雞蛋扔石頭。

在這個什麼都變得立場先行的社會,大家眼裏只看到顏色。之前一個「黃絲」報案者,還未搞清楚他是否報假案,很多人就因為他的立場,譏笑其外貌有之,斷定他自導自演有之,連警察之首、保安局之首,說起話來,也是語帶諷刺,單單打打,完全無視警隊必須中立、普通法無罪推定的原則。

今日香港,很多人選擇沉默,很多人習慣黑暗,很多人選擇茍且,不要緊,那是個人選擇。但別做一個落井下石的人,也別得意洋洋,自恃站對了立場,抱着「鬼叫你做反對派,抵你有今日」的態度隔岸觀火,反正這道火,他們以為永遠不會燒到自己身上。

他們有所不知,只要這個地方,淪落成為一個威權社會,不論你多親權力,你多騎牆,不用單單打打,不用沾沾自喜,終有一天,他朝君體也相同,你只不過是一條扭曲了的蛆蟲。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1日),原文題為〈別做一條蛆蟲〉,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