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與選舉

鬍鬚曾搶閘交表,未料在大門處踢到梯級,幾乎失足,真係大吉利市。

當然大吉利市的不只有他。林鄭在首次的造勢大會上,娥眉倒插,冷目入場,卻在掌聲和呼喊的簇擁裡,滑腳甩鞋,狀甚狼狽,她嘴角微微動了動,不知道是否暗中說聲:「啋!」再之前又有葉太到廟宇現身搶位,竟然意外被麒麟撞跌,百年一遇之離奇景象,使人打從心底冒起一陣詭異陰氣。

從封建迷信的角度看,這都屬不祥之兆,必有挫敗,就算最終能夠入閘再出閘再勝選,亦波折重重,傷痕滿身,元氣大傷,需時甚久始可復元,甚至醫番都晒藥費。

至今似乎只有胡官尚未出過洋相。

印象裡,好像有一回是胡官講台上的海報無故脫下,但只是小事,遠較其他不祥異象來得輕微。難道老天在暗示,入閘之後,將出現葉太口中的「戲劇化發展」,兩位前高官廝殺過甚,互揭秘密,兩敗俱傷,惹怒阿爺,有人在最後關頭下達最強指令,建制統統過票予胡官,新人新政,讓香港進入新的管治階段?

聽來不可思議。但在此城市,不可思議之事常有發生,包括幾萬名號稱紀律部隊的人失去紀律,公園集結,齊講粗口,助友脫罪。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誰都無法否定任何怪異現象之可能性。那個熱鬧的晚上,如果拍成杜琪?或劉偉強式電影,接下來的劇情或許是幾萬個人齊齊拔槍,在首長帶領下,浩浩蕩蕩開車或搭車或搭船過海,再走斜坡,衝上中環,在行政長官府邸面前尋求「公義」,若無結果,乾脆「起義」,幹個轟轟烈烈,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無負警隊百年英名。

回想四十年前進攻老廉,洋人當家亦要聽話低頭,今天乃咱華人當家作主,豈不退步而讓洋法官欺負咱差人?華人特首必須給個說法、還個公道,否則,回歸二十載,白忙一場,倒不如退回有商有量的前朝舊代。

所以呢,胡官只要繼續努力,取得足夠票數入閘,即有機一戰,靜待奇蹟,以七十多的高齡完成救港之夢。煲呔「相信香港人」,信錯了,但胡官切勿失望,即使不相信香港人亦要相信預兆,心誠則靈,多到黃大仙燒幾炷香,不可思議之事想必再度發生。

胡官沒有從政經驗,選上了,也管不了香港?

沒關係的。胡官長處正在於他對政治乜都唔識,人脈也不強,故不會用人唯親,大可依法治港,比處處牙齒印的鬍鬚佬更能讓香港休養生息。這一注,我押胡官——可惜我手裡無票。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2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