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明仁:太陽不能下山

相約了文化界幾位前輩飲茶敘舊,說起香港的出版業各人都搖頭嘆息,本地出版的嚴肅書印五百本也嫌多,無怪很多文化人都希望向北看,然而本地著作要在內地發行往往過不了重重審查關卡。朋友說,即使八十年代內地思想活躍時期對進口書刊仍然顧忌。一九八四年,著名作家舒巷城的名著《太陽下山了》要在內地出簡體字版,書的內容沒有問題,但書名非改不可,內地幹部說「太陽」是毛主席的象徵,「毛主席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儘管毛主席已於一九七六年去見了馬克思,但紅太陽仍在十多億人民心中,因此太陽是不能下山的,下山就沒有了。為了前景無限的內地巿場,舒巷城只得順從出版單位的意思把書名改為「港島大街的背後」,第一版便印了十五萬冊。

大陸文人之中以「太陽」入詩拍毛澤東馬屁的,郭沫若肯定是第一「高手」,他形容天上有兩個太陽,一個在飛機外,一個在飛機內(毛澤東當時在機艙)。郭沫若的原文是:「在一萬公尺的高空,在圖104的飛機之上,難怪陽光是加倍地明亮:機外和機內有着兩個太陽。不倦的精神啊,崇高的思想,凝成了交響曲的樂章。像靜穆的崇山峻嶺,也像浩渺無際的重洋。」(郭沫若:題毛主席在飛機中工作的攝影 一九五八年一月二十五日)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