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明仁:書緣之《鴛鴦刀》外記

上幾篇我在這裏寫金庸董橋的天價作品,其中提到金庸武俠小說《鴛鴦刀》薄薄一本竟以四萬元的拍賣價成交(連佣金要四萬六千元),這個話題引起朋友熱烈討論,大多認為成交價不可思議,給炒得太高了。更多的朋友說知道得太遲了,家裏的金庸小說看完已全部扔掉,大大話話冇咗幾十萬!我常說:人有人緣,書有書緣。文章見報後竟輪到我遇到奇緣,可名之為「《鴛鴦刀》外記」。

事情是這樣的,早幾天,書友李偉雄來電:「老總(在報界工作時的稱呼),我睇咗你篇講金庸《鴛鴦刀》文章,我記得你都好似有一本《鴛鴦刀》喎,仲畀過封面我睇喎!」我心頭一震,腦海不斷回帶。「咪講笑啦,冇印象喎。」我答。後來他WhatsApp了《鴛鴦刀》封面照片給我,我根據日期搜索手機相庫,果然有這張照片!我馬上翻箱倒籠(還記得上次我在文章提到叫大家不妨翻箱倒籠找金庸小說嗎?),不費多久,《鴛鴦刀》就在眼前,原來它因為太薄,給夾在幾本新版金庸小說中間,完全不起眼。裏面附有一張我寫的字條:「 2015年1月1日,嚤囉街,$100 」。

啊!記起了,二○一五年元旦在上環嚤囉街(摩羅街)尋寶(其實嚤囉街多年來已沒什麼寶可尋),忽見一店前放了幾個紙皮箱的舊報紙雜物,店主說:「隨便睇,揀中平啲賣。」最後在其中一個紙箱底發現一本金庸《鴛鴦刀》(一九六一年胡敏生記書報社發行),店主開價一百五十元,討價還價後一百元成交。回家隨便把書翻了幾下拍下封面照片傳給一兩個朋友便束之高閣。要不是最近在此專欄寫金庸《鴛鴦刀》,朋友也不會舊事重提,我手上這本《鴛鴦刀》就可能繼續沉睡。人有人緣,書有書緣,信焉。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0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