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樂偉:在光州被槍殺的孕婦

到了光州以後,除了到了市廳參觀了電影《逆權司機》的特別展覽,同日下午也參加了由當地「5.18」基金會主辦的「5.18」巴士觀光團,透過當地「5.18」基金會義工的帶領,重回當年1980年5月底光州起義時的一些遺跡,還有參拜了特為「5.18」死難者而設的公墓。

從市立的「5.18」公墓走到隔離的「國立5.18」公墓,導遊給我們介紹了幾位不幸在光州民主運動中,被當年的戒嚴軍軍人開槍射殺的犧牲者。在眾多烈士中,唯獨是有一位的遺照,給我尤其不同的感覺,她就是「崔美愛」女士。

墓地上,「崔美愛」是唯獨一位的不幸被殺人士,以她的結婚照作為遺照。在導遊介紹下,知道原來崔美愛當年被殺時,原來已經懷有8個月身孕。當天5月21日,從韓國四方八面調配到光州市的戒嚴部隊,收到軍政府的直接命令,向在光州市廣場抗爭的示範者,一律再不容忍,決定以屠城的方式,以機關槍向所有抗爭者開槍殺客,一個不留。

崔美愛的丈夫,當時是光州全南高等學校的英語老師。當收到在廣場上的學生,一個接一個被軍人射殺後,她的丈夫便本著保護學生的原因,離開家中前往學校。一直未有收到丈夫最新消息的崔美愛,因為擔心丈夫的安危,焦急得結果選擇離開家門,走到門外希望可以第一時間看到丈夫回來。

想不到她離開家門時,被埋伏在附近的戒嚴軍人留意到。雖然軍人看到她已懷有身孕,但仍心狠手辣地向她開槍殺害。結果,崔美愛中槍以後,返魂乏術,未到達醫院前,自己連同肚內的孩子,都不幸被殺。

當丈夫回來時,看到自己的媽媽,抱著中槍身亡的妻子,還有肚內已死去的孩子。可惜,一切也來得太遲了,他一邊抱頭痛哭,一邊對這個連婦孺也不放過的衰心病狂獨裁政權,恨之入骨。

聽到那裡,內心忽起一份極厭惡的忿恨感,想到為什麼軍人可以沒有良心地,看著一位身懷六甲與手無寸鐵的孕婦,下如此卑劣的毒手,開槍把她射殺?

延伸閱讀:《逆權司機》原型考

(文章轉載自作者fb專頁,原題:在光州屠城中被殺的一位孕婦媽媽,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