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回憶錄 談歷史教訓

最近看了許多回憶錄,有正面的、反面的,有本港的,有內地的。羅海雷寫他的父親羅孚(羅承勛),周恩來的衛士寫周總理,此外有羅瑞卿的兒子羅宇(也是狄娜的丈夫)寫的一本。還有四人幫爪牙的《戚本禹回憶錄》。這些書都有若干政壇內幕,也有引人入勝的故事。不過其中情節真真假假,有為自己的歷史塗脂抹粉的。最惡劣的就是戚本禹的兩大本回憶錄,在扉頁大書「謹以此書紀念毛澤東發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文革已為中共中央決議中確認為一塲浩劫,這家伙還敢於為文革招魂,真是可惡之至﹗

功過三七開

其實,俗語說,人無完人,金無足赤。世界上不少偉大的人物,都是既有功勛,也有缺點,哪有偉大到了極致?自奉為世界無產革命領袖的斯大林,死後還不是被揭發也是一個暴君,鎮壓反革命擴大化,殺了多少無辜的革命幹部和無辜平民﹗

毛澤東生前說過,他死後能得到後人評價他三分錯誤,七分成績就很不錯了,即所謂七三開。毛去世已經40年,至今還不能說已經論定。有受害者認為他是一個暴君,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害死了多少人!但也有人認為他開國有功,成績是主要的。總之,歷史人物,要加評說不容易。秦始皇逝去逾千年,又如何評說?

對人,特別是對時代有影響的人物,歷史上的評價總有反覆,要作定論不容易。隨着歷史資料的發掘和重現,對一些偉人的評論也就有了變化。

不過,對毛澤東的三七開的論定,卻是可以「下錘」了,因為這是他自己生前自評的。當然,對毛澤東的對錯三七開的評論還是有爭議的。是三分錯誤,還是七分錯誤?在解放後歷次政治運動,從肅反、三反、五反、反右直到文化大革命,都是在毛澤東倡導和發動的,都不免有過左的成分。歷年從內地跑來香港的人及其後代,都會對內地的政治運動抱有反感,因此對毛澤東也就與官方的評價有不同的看法。這也難怪,身受其害的與冷眼旁觀的感受當然大不相同。

蓋棺未定論

所以,說毛澤東是三分錯誤還是七分錯誤?中國人民的看法與官方評定頗有距離,現在還不好妄下結論。中共中央當年作出的決定,還是有爭議的。所以當年鄧小平說作出的決議,只能是「宜粗不宜細」。因而連他也說,1957年反右鬥爭以後,毛的「錯誤就愈來愈多了」。甚至犯過「文化大革命」這樣的大錯誤。但是他又說,如果否定了毛,實際上就否定了我們黨的光輝歷史。

即使在「文化大革命」那麼亂糟糟的一段時候,也不能說是一無是處。比如,外事工作就取得很大成績,中國的國際地位有所提高。1971年7月美國基辛格訪華,同年聯合國決定恢復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地位。之後,尼克遜總統訪華,中日恢復外交關係,這些都是成績。

鬥劉少奇 搞大運動

說起鄧小平,人們記得的是,他對毛澤東說過「永不翻案」。這個永不翻案,是對毛澤東在解放後的一切過左的行動不加翻案,還是對鄧的評價和處分不翻案呢,這就不知道了。

上世紀60年代初期,毛澤東大談「階級鬥爭」,準備文化大革命,實際上是對劉少奇指出大躍進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強烈不滿,準備要鬥倒劉少奇。為了鬥倒一個人,鬧了這麼大的一個運動,一個害死逾百萬人的悲劇,這才是真正的浩劫。

俱往矣,讀回憶錄,就是要汲取歷史教訓,中國現代史的歷史教訓可多着,但人們汲取教訓了嗎?也許還要再待後人來評價吧。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8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