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漢森:學校是公器不能私用

「我冇功勞都有苦勞!」這句話很熟,聽過幾間學校的校長說過。校長把學校視為親生兒、自己的私產,苦心經營,把教職員都視為幕僚食客僱員,任他差使,不親順他的、他不喜歡的,都被打擊迫害,再安插自己的親信。教職員和學生都成為他擴展社交關係網以及牟私利的工具,被迫參加公眾活動,接待重要外賓……「我家大裝修,可以搬到你家暫住嗎?」校長要求,你敢不答應嗎!校長把家俬暫存在學校,誰敢抗議或投訴!

有些學校的中層(副校和主任)也會說這句話,他們說自己把青春「都獻給了學校」,學校今天的成就,都有他們的汗水和淚水。所以,學校應該回報他們。所以,他們都應該升職,他們取得較好的待遇也是「合情合理」的。例如,教好的班,教節較少,學校的資源分配他們應該有權參與決策。有些人的教擔表整齊得像藝術品,每天都是第二節才有課,午飯前一節都是空堂,每周有一整天沒有課,請假不用代課,沒上班也無人知。他們都有一個共同利益的小集團,互相勾結吹噓,妨礙他們的同事都遭到杯葛排斥。如果新來的校長不買他們的帳,不讓他們繼續維持在學校中的既有地位和利益,便製造麻煩、醜聞,務求把校長鬥臭鬥垮,逼他離開。

學校是社會公器,不是校長或中層的私產,你們工資不微薄,甚至可說豐厚,就是你的報酬。你們所說的功勞、苦勞,本來是你們的職責!不努力把學校辦好,是你們失職,應受懲處!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