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宇言:《愚行錄》——永不止息的愚昧

日本電影《愚行錄》(Gukoroku – Traces of Sin)改編自貫井德郎在2006年推出的同名小說,故事背景跟不少推理懸疑電影類同,由一宗兇殺案為背景,再引申出各個人物對事件主角的不同陳述,繼而從中得知更多鮮為人知的真相,是日本推理懸疑文學的常見套路。雖然今回由新導演石井慶首執導筒,但是電影帶來的震撼完全不似新手之作,既有層層遞進而脈絡清晰的敘事技巧,也有平靜很來又甚有張力的鏡頭調度。

本片沒有高潮起伏的劇情,長時間都以一個較平實感覺呈現故事,只是導演在鏡頭移位和燈光添上各種效果,故事中曾經出現兇案現場以及覆述殺人過程,然而導演刻意留白部分場面,利用幽暗燈光襯托滿地鮮血,不用直白已經足以表達兇手的殘忍。另外又以狹窄空間配合有點超現實想像的手法表現女主角成長以來被侵犯而帶來的鬱結,令人觀看時不但感受整個故事充滿壓抑的情緒,更能體會不同角色的各種心結。

原著小說以六位角色的自白構成整個故事,改編為電影當然不能「搬字過紙」,本片將小說裡只是背景人物的記者田中(妻夫木聰 飾)化身成主要視點,透過其追查這宗滅門慘案再次連絡幾位跟死者認識的人,把原著各人的自述化為訪問過程,以男主角追查過程貫穿全片,同時可以由他的行為連結到其妹妹光子(滿島光 飾)不幸身世之上,編導將故事脈絡有條不紊地重新整理,也可見他們的改編功力。

兩人演出也甚具水準,妻夫木聰向來都有多方位演出,是次以沉鬱形象示人,彷彿背負著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但身為記者則要追求揭露很多真相,角色的形象與其職業產生極大對比,而他也能夠利用微細的表情表現當中的不同。滿島光則成功演活受盡創傷但外表極為平靜的人,更於多場面向鏡頭的大特寫自述中顯示頗讓人震撼的演技,沒有太過歇斯底里,然而又令人為之心寒。除了兩人表現出色,其他演員也表現稱職,如飾演被殺夫婦的小出惠介和松本若菜,以及由市川由衣、臼田麻美等飾演的周邊人物均令人留下印象。

故事雖以懸疑推理包裝,但最終真相並非重點,而是透過這宗案件的前因後果反映人性各種陰暗面,尤其針對日本社會長期累積的階級觀念(其實很多地方都有這個問題),故事中很多人都希望擁抱或追求名利,本是上流的會希望劃地自圓,本是下層的則希望走進一直仰慕的圈子,雙方著力尋求成功達到目標的方式,卻在過程中有意無意間傷害過很多人,這些事情或許時常發生在我們平日生活中,只是我們(觀眾)可能跟故事裡的幾位角色一樣,懵然不知人類總是互相傷害,如戲中的人可能曾是加害者轉過頭變成受害者,是一個永不止息的循環。因此作品取名為《愚行錄》顧名思義與愚昧有關,不過這種愚昧並不是指向明顯的愚蠢行為,而是人類經常身處在善惡模糊的環境而愚昧地不自覺,還繼續伸延下去。

《愚行錄》既有言之有物、意義深邃的主題,又有一眾演員如陰沉內歛示人的妻夫木聰以及以幾次自白震攝人心的滿島光等人傾力演出,還有導演石井慶不似新手地有效調度和甚具張力的鏡頭掌控和鋪陳敘事,結合成一部藝術成份與故事結構同樣出色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