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需要我們,但我們需要香港

當外遊一段日子,總是有點想念香港,想念這裡的茶記,想念港式奶茶,想起這個侷促的城市。沈旭輝說要離開香港,道出「香港在未來十年也不需要我住在這裡」,洋洋六千字的專訪,說真的我看不懂他的真正想法。沈旭輝是學者的年輕代表,學富五車,思路清晰,閒時都會留意他的國際形勢分析,使普通人如我能與國際接軌,長長知識。

每個人要離開,都有他的理由,不需要任個人的認可。同樣,留下來都一樣。

我想,與其說這個城市需要他,倒不如說香港的年輕一代需要他,需要他的聲音、需要他的影響力。但就一個城市而言,它從來都不需要任何人。反而,人需要一個地方。

我不敢說,若然我擁有沈旭輝的條件和視野,我仍然會選擇留在香港。不知道是可幸還是可惜,無論客觀的因素還是主觀的情感,我想有一部分的香港人,暫時都沒有離開的打算。出生在這個地方,成長於這個地方,是真正的「土生土長」。我不知道這是否所謂「身份認同」,還是眼界的狹隘,未出外見過世面,未理解什麼是世界公民,總之我自覺香港就是我的容身之所。

「香港不是比人發夢的地方」,這句說話是真的,但若然在地方,一步一步的更加的接近你夢想,不論能否夢想成真,也會是一件挺美好的事。實現夢想的過程,有時候與夢想實現的一刻,同樣動人。所以就算這地方不容讓人發夢,也不能禁止人去發夢。我知道香港的制度有很多的惡,在未來的日子都只會變本加厲,但我還是很希望,我的夢會在這地方編織,而我的下一代亦會成長在這個地方,編織著他的夢。

香港很特別,我發現不似得部分中國或其他歐美城市,需要走出本來居住的地方,去到其他省市或州份去讀書或打工。基本上,一個香港人由出生到死亡,都可以在香港境內「搞掂」。不回大陸,就要出海,這是香港獨特的地理限制。很可笑地,活在香港,雖像狹小的囚牢,但香港人從來不會感到無聊。食、玩、看、遊,基本上一應俱全,偶爾出外旅遊,體驗一下香港沒有的文化特色,紓緩日常工作壓力,是非常過癮和享受,但過沒多久,我們都會想念這個永沒休止的小城。

所以,我才說,我們需要香港。

或許,更重要的一個開題,是香港,究竟是什麼?如果要為香港羅列一堆定義和價值,這是社會學者的工作;如果要介定誰是香港人,誰不是香港人,這可能是「本土派」的工作;但若然你想知道怎樣一個的香港才是香港,我想這是每一個香港人都能夠做到的工作。

因為,當香港不再是香港,你是會知道的。

而這些日子,正正有一班香港人很努力,讓香港繼續成為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