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深耕仇恨

看來,仇恨已扎根香港。歧視、白鴿眼、狗眼看人低、憎人富貴厭人貧,這種種,香港人早已習以為常。商業社會,認錢唔認人。八十年代,港人歧視大陸人、無視少數族裔,當佢哋隱形。到今天,黃絲藍絲、大陸人本地族、成人與青年,互相敵視,仇恨浮面浸到眼眉;火遮眼,噏得就噏。

梁振英上任之初,仇恨如潮水,世代之爭、親中泛民互片,口水戰居多;及至二○一四年,仇恨升級,暴力滋生,尤其在旺角佔領區,字頭黨動武揮拳。及後旺角騷亂,鳴槍之後磚頭橫飛。網絡仇恨更赤裸,╳你老母只是「常餐」,咒罵祖宗十八代亦只是「例牌」,人肉搜尋起底再恐嚇,常有發生。常言道,消滅仇恨於芽苗,可惜事到如今,時機已過,仇恨深耕,根莖已鑽進群族的血脈;仇恨不是表面的情緒反應,而是人格的組成部分。仇恨與憤怒是香港新世代的胎記。

恨一個人,一想起對方,就想起具體的惡言毒語;想起仇家,馬上就想起他的歪思與謬論。集體仇恨,可以比個人恩怨強大十倍百倍,因為同仇敵愾,「戰友」一唱一和,仇恨升級,提升到一個極端,他者變成妖魔,脫離常理,進入無情狀態。對方不是人,沒有作為父母或兒女的人情與人性,只是一個泄憤的標靶。咒罵一個沒人性的敵人,可以盡情踐踏,毒舌吐焰,張牙舞爪。如是者,在對手眼中,仇恨者也化成妖魔。

栽種仇恨,每有魔頭撒種;然後,仇恨發芽,毒藤自有生命,觸鬚蠕動,尋找裂縫,在族群的深處盤結生根。歷史上出現不少仇恨魔王,通常人格有障礙、無感於他人痛苦、極度自我中心、沉迷權慾鬥爭……

不得不問,在香港深耕仇恨是誰人?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