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蛇和廢青

毛記自居為最受廢青喜愛電視台,台慶當日,不是沒有年輕面孔,單看外表,卻更多是三十出頭的上班族,以及穿戴時尚的中年男女。如果「廢青」確實已成一個族群,似乎跟年紀和就業狀况等客觀條件關係不大,「廢青」作為形容詞而非名詞,表達的是一種生活態度,做人不用每天追趕跑跳碰,hea下,頹下,甩轆下,地球還是會轉,加入不了人生勝利組,沒關係,毛孩刀仔鋸大樹,嘲笑俗世意義下的成功者,又不忘自嘲,「廢青」像盾牌,拿在手裡,進可攻,退可守。

廢青的台灣遠房親戚,叫「魯蛇」。魯蛇是舶來品,原名loser,幾年前流行起來時,表裡意思大致一致,指的是那些沒工作或低收入的人生敗將,但近來見人自稱魯蛇時,隱隱然有沾沾自喜的意味,連言若有憾都沒有,毫不羨慕對家「溫拿」(winner),反而覺得事事追求成功的人可笑。

世代交替,人心思變,八十年代的優皮(Young Urban Professionals),九十年代後的Bobo(bourgeois and bohemian),還有DINK(Dual Income,No Kids),莫不是流行一時的潮語,藉以理解新興現象,目下都過時了。經濟轉型,從前穩賺的行業風光不再,貧富差距愈來愈大,成功要靠父幹,為免落後於人,人生的起跑線愈推愈前,人仍在阿媽肚裡,已經開始報幼稚園,但起步這麼早,跑得那麼用力,即使練就了幾多本領,來到某一步,走不下去了,回頭一看,問題出在那套凡事要贏的價值觀上。

或者說,魯蛇們和廢青們,正在重新定義輸贏、成敗。對毛記台慶的期望和失望,之後引發出來的批評和護航,正好為這趨勢提供了很有趣的案例。

原文載於2016年5月16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