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通吃的語言

《選老頂》本名《選老坐》,因「老坐」二字被指為黑社會用語,唯有改名。

其實黑社會用語早已無處不在,高度滲透到廣東話文化的日常生活,而如昨天本欄所述,有些用語本為民間方言,只不過常被老派黑人物借為暗號,久而久之,喧賓奪主,反被誤認是黑語正典,實則那只是江湖人的「二次創作」,絕非原創,更不付費。

洪門背語有冷有熱,冷的較少聽見,如筷子是「耍花」,匙羮是「錯花」,魚是「擺尾」,豬是「毛瓜」,牛是「大菜」,碗是「蓮花」,一至十的數字是「流、月、汪、則、中、晨、星、張、崖、竹」等等。熱的呢,則已飛入尋常百姓家,不僅八歲小學生和八十歲老太太懂說,更常在報題上、電視上、書名上現身,甚至權貴高官亦喜將之掛在嘴巴。

舉個例子:高買。

香港報紙標題不是常用此詞報道店舖偷竊嗎?「高買」便是清末民初流行於天津的江湖用語,但並非黑底專用,而是黑白通吃,民間亦覺得好,百無禁忌,便用了。

又如「開片」,亦是如此。開片就是打架,開拖也是,江湖人爭鬥不必擇日子,隨時隨地,想開就開,一個「開」字其實折射了江湖人的開放性格,行走江湖最怕的是封閉,封閉便是無路走,無路走便是絕路,江湖人向來重視事事打開,才有生路。江湖底蘊在於開,所以永遠不死。

其他的熱話例子可多,如「上馬」是開香堂收門生,「底橫」是內褲,「超」是眼鏡,「文雀」是扒手,「老襯」是非江湖中人,「著草」是逃亡,「冧友」是殺人,「條女」是女朋友,「二五」是出賣(洪門有個出賣兄弟的和尚叫做馬寧兒,排行第七,所以「七」字成為洪門忌諱,二和五相加是七,暗指今之叛徒如昔之馬寧兒。14K常稱「孖吉」,兩個七相加是十四,「吉」就是七,同樣避七而不提),「輪」是電話,「堅」是真,「流」是假,「爆江」是流血,「起飛腳」是反叛,「嘢」是犯案失手,「陀地」是本土,「一蚊」是一萬,「咬老軟」是食軟飯,「一斤」是一百元,「爆格」是入屋行竊……

此等術語早經大眾傳媒傳播再傳播,變成嶺南民眾的生活語言,若仍有人執著斥為不雅,只是自己食古不化,猶如那位姓何的蛋頭學究,以宋音粵語為準尺而要求港人跟隨,純屬混帳。但偏偏有教育和廣播官僚信之拜之,強推所謂粵語正音。心胸廣橫的江湖人看在眼內,多年來,已經笑到唔識收聲。

原文載於2016年4月13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