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你食煙飲酒講粗口?

「嘩,佢把口好粗!」前幾天午飯時間,在茶餐廳搭枱,身邊幾個上班族正討論本星期香港人全城熱話——很抱歉,不是橫洲發展計劃怎樣涉及「官商鄉黑」,而是應屆香港小姐冠軍馮盈盈,把口究竟有多粗。「女仔之家,咁爛口點得呀!」另一西裝友連忙搭嘴。

我趕忙吃完餐蛋麵,前往埋單。途中經過一枱地盤工人,一邊高速扒飯,一邊高談闊論。內容不重要,重點是用詞,保守估計,平均每三個字就有一字是粗口。髒話橫飛,旁邊食客卻無異樣。沒人藐嘴,沒人罵「教壞細路」,沒人指着紋身工人發問:「點解佢食煙飲煙又講粗口?」

其實,不用麥明詩提醒,全港市民(劉慧卿、黃翠如等除外)一早知道,講粗口乃人之常情。無論是遇見曱甴,碰上仇敵,甚或好友閒談,許多人都喜歡(或不自覺)加插粗口。事實上,近年香港人對粗口的接受程度,亦似乎逐漸開放。最佳例子莫過於中大講師歐陽偉豪(Ben Sir),他在電視節目不教正字,反講粗口含義,觀眾看畢不單沒有自挖雙目、寫信投訴,反而眉開眼笑,拍爛手掌,如上一課。粗口,看似不再是社會禁忌。

粗口港姐 超越港人底線

既然如此,出爐港姐被發現講粗口何以成為全城熱話?只因馮盈盈的身分越過了百姓心目中對粗口的兩條紅線。

一. 女人

今屆港姐與港男冠軍同場產生。試想像,假如被起底發現曾爆粗的是港男冠軍黎振燁,而非港姐馮盈盈,大眾、傳媒反應會相差多少?香港社會很畸形,男人講粗口是「正常」,甚至「幾man」,但女生爆粗呢?卻受盡千夫所指。「女仔之家,咁爛口點得?」

女人應不應該講粗口?有人說不,理由如下:身為女人,不該粗魯,要斯斯文文,最好美貌與智慧並重,三從四德,知書識禮……這種清朝式言論,我在書本讀過,中國人稱呼它做封建思想,西方人叫它做父權主義。假如講粗口真的如好些人所說,教壞細路,危害文明,那麼髒話出自男女口中,究竟有何分別?

有分別的。我的朋友(女的)發誓不講粗口,因為她深知道,粗口縱反映廣東文化如何「博大精深」(麥明詩語),但它同樣證明父權主義怎樣根深柢固。Ben Sir和彭浩銘老早教導世人,廣東粗口五大字,有三個都是男性性器官,拼湊出來的髒話,不少都是男人罵女人的惡毒說話。語言是文化的結晶和基礎,把父權至上的髒話掛在口邊,怎看也不是聰明女人應做的事。

只可惜在大部分人眼中,女人不該講粗口,是因為女人有問題,而不是粗口本身有問題。

二. 藝人

平民百姓對藝人講粗口,特別敏感。前幾天,我以「爆粗」為關鍵字,在網上作搜尋,發現過去一年香港報刊有關「爆粗」的報道有三千多篇,當中近四成,都出現在娛樂版,反映在娛樂記者眼中,藝人爆粗是一件大事。

明明街上人人都會講粗口,為何藝人爆粗值得報道?表面原因是他們乃公眾人物,一舉一動都影響蒼生,容易教壞細路。但更深入原因在於記者、大眾對娛樂圈中人有極高的道德要求。身為藝人,最好如小學教科書所寫,循規蹈矩,做個好人。平日待人有禮,出口成文。有違期望的,例如花旦小生(未婚)在家中親熱、娛圈玉女「原來不是處女」、歌手在街頭食煙飲酒,都要被放在鎂光燈下,化成醜聞,接受群眾大力鞭撻。

媒體在灌輸什麼價值?

學者James Lull和Stephen Hinerman曾在Media Scandals一書分析這種醜聞的「作用」。他們說,媒體之所以熱中搜索醜聞,全因這些醜聞有違大多數持守的核心價值,以至道德標準,容易吸引讀者;而透過報道,媒體亦得以向主流社會重新灌輸傳統的道德價值。請別誤會,我百分百肯定,娛樂記者動筆報道馮盈盈爆粗一事時,心裏所想的不是要「重整道德」;但抽離一點來看,多年來他們所做的報道,以至娛樂新聞的社會意義,恐怕就是這一回事。

重申傳統價值,聽起來很正面,但也視乎本身規條合理與否——因為如果傳統永遠正確,恐怕今天我們仍要禁止女性上學,而下次政改其中一個方案理應是復辟帝制。同樣地,回到「港姐應不應該爆粗」的事上,我們也要質疑,這問題本身合不合理?

沒有行為永遠正確或錯誤。就算是殺人,也講動機,亦看處境,更何况是爆粗?講粗口正當與否,永遠都要視乎context。人類學家Mary Douglas五十年前已在 Purity and Danger一書中言明,人類對「污穢」的判斷,往往出於概念的錯置。一雙髒手出現在車房,當然沒問題;但若在餐廳出現,就會令劉浩龍反胃;粗言穢語亦然。地盤工人在茶餐廳爆粗,正常之至;但若出自出爐港姐之口,就是十惡不赦。

就算出自同一個人的同一句髒話,也得看處境。年少時我曾經到某電台實習。那兩個月,親眼見過有些節目主持人,辦公室內交談句句粗口,不時問候別人家母。但推開直播室房門,ON AIR燈光一亮,他們卻出口成文,七步成詩,聲線與智慧並重。

少不更事的時候,我以為這叫虛偽,但後來回想,台前台後兩個人,可能也是藝人的專業。如果你不能接受藝人台前台後有兩張臉,認定他們日常亦不用如廁,不會剔牙,永遠笑臉迎人……拜託,這不是藝人,是聖人。有問題的是你們,不是他們。

讓我們回到馮盈盈事件(如果這真值得被稱為「事件」)。這幾天,不期然想起二十年前,身為天王的劉德華,也曾在無綫台慶爆出一句「杏加橙」而備受非議。但今天馮盈盈其實做錯了什麼?她所做的,不過是在成名的兩年前,在網上因為不忿少女被非禮而高呼行兇者「全家覆沒」。用詞沒錯是很粗魯,但別忘記她當時只是nobody,「爆粗」的場合也不在大台,而在facebook。這樣,有何問題?

比粗口還可怕的禁忌

好的,假如馮盈盈真有做錯,錯的也只是成名後她沒第一時間把相關帖子好好收藏而已。而這,根本不是講粗口與否的道德問題,而是對網絡安全和私隱的輕視,也是作為藝人她必須學懂的第一課。

那麼作為觀眾,我們又學到了什麼?與其繼續仰天長嘯,質問「點解佢食煙飲酒講粗口?」不如像黃子華所言,請你好好放低……前設,以此為起點,努力探究粗口背後的意識、禁忌與文化。之後,講與不講,固然悉隨尊便。但至少你會發現,與世上其他禁忌相比(例如官商鄉黑),粗口其實沒那麼可怕。

文﹕阿果

編輯﹕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2016918日《明報》星期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