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馬拉松

在公民黨十周年特刊中,其中一篇是關信基和黃之鋒討論香港前途問題。他們的年齡相差半個世紀,但一致認為2047年是香港前途的關鍵年份,因為回歸時承諾的「五十年不變」,似乎以此為限。

黃之鋒說想提出「香港民間約章」,以凝聚香港人的共識,令香港在2047年實現民主自治。他回憶以前組織社運時只爭朝夕,「但反國教和雨傘運動是60米和100米短跑,前途問題則是馬拉松」,這個馬拉松之難,難在要先修補現時嚴重撕裂的社會。

今天學民思潮宣布停止運作,部分成員包括黃之鋒計劃組黨參選,有些留守中學推行公民教育。這群初生之犢號召過二十萬人反國教,也激發起雨傘運動,今天決定兵分兩路殺出重圍,在制度內外推動香港自決。

我實在感激這班莘莘學子為香港的付出,他們曾經犧牲讀書時間,甚至押上自己前途。他們仍然不肯輕言放棄,而且走得更前,他們一旦組黨便會失去頭上光環,從此更易受大眾刁難。留守學校的則要面對愈來愈犬儒的教育制度,而且號召力也可能因為學民思潮解散而大不如前。

香港大陸化的速度實在駭人,加上國務院2014年6月10日的白皮書和人大常委8月31日就特首選舉的決定,正在摧毁「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想像。李波人間蒸發,更作為人質被報平安和有口難言被陪同旋風式回港銷案,更令香港人連在境內的人身安全和得享免於恐懼的自由也存疑。「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遭到嚴重打擊。

香港人感受到「一國兩制」的挫敗,要求參與二次前途討論,自主決定香港前途也是很自然的回應。在公民黨十周年時,我們發表了「為香港而立:本土、自主、多元」為題的宣言,並會於七月中前交代具體行動綱領。

要不是中央背信棄義,香港人不會對一國兩制絕望,而改為以和平非暴力方式爭取命運自決、前途自主。要不是和平示威換來催淚彈和警棍對待,也不會令更多人走上無底線的暴力抗爭之途。但說到底,這兩種人雖然手段不同,但目標一致,希望我們不再互相攻訐,而是各自爭取支持,令香港更有自救的力量。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3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