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life can be found in an airport

英格蘭喜劇演員David Walliams曾經講過:「All life can be found in an airport.」這也是我享受靜靜坐在機場一角的原因,因為這裏可以見證到如喜怒哀樂、悲歡離合等的人間眾生相。但從今之後,我再發現又多一個理由到機場,原來機場看到的人間百態還有另一種,那就是權貴恃勢弄權的醜態。

「你知唔知我係邊個!」

記得10多年前,當時的特首夫人董太,在登機後,曾鬧出要爭奪頭等A1座位的小風波,她更向原先不賣帳的機艙服務員,爆出了一句「你知唔知我係邊個!」的經典對白,結果惹來全城熱議。

黑格爾曾經說過:「人類唯一從歷史中學習到的教訓,就是從未從歷史上學習到任何教訓。」

10多年後,又是特首第一家庭,又是搭飛機,近日又傳出一宗「行李門」風波。特首梁振英與第一家庭,被指涉嫌施壓,迫使機場地勤幫其幼女運送遺留下來的行李入禁區,行使特權,惹來遠較10多年前更大的全城反彈。

葉劉淑儀的歪理

葉劉淑儀上周六出席電台節目時,企圖為此辯解,說香港只有一個特首,只要確保行李沒有爆炸品,是可以「特事特辦」。她又以正在訪港的英國外相夏文達為例,說若然對方出現相同情况,機管局同樣會「特事特辦」,替對方將行李送入禁區,這是應有的禮貌,禮節性的方便。

葉劉淑儀這裏混淆視聽的起碼有兩點:(一)不錯,香港只有一個特首(雖然「京城護法」強世功近日說要有兩個),但特首卻有N個家人,今次牽涉要勞動地勤幫其拿行李的,也是其家人;(二)拿英國外相夏文達訪港來相提並論,完全是引喻失當,夏文達是公務訪港,而今次「行李門」風波,當事人則完全與公務沾不上邊,兩者風馬牛不相及。

正當葉太口口聲聲說可以「特事特辦」,言猶在耳之際,偏偏周一國內官媒《人民日報》突然刊發署名文章,題為〈「特事特辦」還是少些好〉,直指特事特辦不僅可能異化為逃避責任的擋箭牌,還容易成為權力尋租的工具。文章又指出,若動輒特事特辦,突破既定規則,對制度失去基本敬畏與遵從,則與法治社會相去甚遠,必然導致違紀違規不斷,社會運行秩序混亂,特權、潛規則等盛行。

這不單是給梁振英,也是給葉太迎頭一記悶棍。誰說葉太了解國情?

機場見盡權貴眾生相

機場真的是看盡權貴眾生相的地方。近日看《蘋果日報》的「堅哥與台灣」,又看到另一單類似新聞。

3年前,台灣副總統吳敦義的女兒吳子安與家人外遊,但因為疏忽,到機場時才發現孩子護照有效期剩下不足半年。起初航空公司拒絕放行,但峰迴路轉的是,後來外交部領務局機場辦事處,很有效率的馬上為孩子辦了一本新護照。事件後來遭民眾揭發,有關部門辯解時說,吳子安是直接向外交部機場緊急聯絡中心求助的,職員知道母女兩人旅遊計劃可能因此泡湯,於心不忍,所以才急事急辦,趕製新護照。

但人們卻進一步揭發,在外交部網站明明寫明:「台灣桃園國際機場並不受理國人臨櫃申請護照、簽證及文件驗證。」外交部後來解釋,說網站來不及更新云云。

台灣民眾還算幸福,在群情洶湧下,特權最後被迫對普通百姓也「一視同仁」。結果,在緊接着的農曆新年,機場10日內簽發出緊急護照194本。之後有一年,更多達2300本。堅哥慨嘆,可憐相關職員疲於奔命,苦不堪言。

相反,在香港,近日來自不同媒體的記者紛紛測試,要求機場職員代為送行李入禁區,結果一一遭拒絕。有職員甚至稱:「根本唔可以幫人拎嘢入嚟…… 一蚊我哋都唔拎㗎。」

美國前副總統戈爾的機場故事

我記得10多年前,當大家熱議董太「你知唔知我係邊個!」事件時,自己曾拿出美國另一單花邊新聞來作比較。

那是卸任後的美國前副總統戈爾,也是乘坐飛機,卻連續兩天在兩個不同機場,登機前都被抽中要作安全檢查。眾所周知,「911」後,這些抽樣安全檢查,可說是認真得嚇怕人,甚至要你除下鞋襪,被保安人員查個徹底。

第一天,在眾目睽睽之下,戈爾耐着性子接受了檢查,要待到幾乎所有旅客都登機後,檢查才完畢。戈爾好不容易才上到飛機,才走回自己座位。這時,機上已坐滿了乘客,都驚嘆自己有眼福,看到剛才精彩的一幕,也顧不得當事人就在旁邊,紛紛興奮地拿出手機,打電話給自己親朋戚友,口沫橫飛地八卦一番。

但不知是福有重至,抑或是禍不單行,第二天當戈爾再搭飛機時,又再次被抽中。但經歷昨天經驗,他今次便學得乖巧了,一直保持親切的微笑;被檢查完畢後,他不忘與檢查人員握手道謝,讚揚他們勞苦功高,更說:「我非常樂意為機場的安全出一分綿力。」

有普選與無普選的分別所在

換了是你和我,一連兩天連續「中獎」,滿肚子牢騷,甚至口出怨言,相信也屬人之常情。但對於政治人物,卻要有另一種胸襟。

換轉是香港今天的第一家庭,大家估又會有何反應?又來那一句「你知唔知我係邊個」?

愈是位高權重的大人物,若愈能表現出隨和,厭惡和抗拒特權,也會愈受公眾愛戴。

想深一層,大家也「唔恨得咁多」,這也是有普選與無普選的分別所在。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4月14日)